蔡東豪串爆蕭若元

神奇!頂級!超卓!

老實說,我真係未見過一篇文章串心串得這麼厲害這麼精警這麼妙趣橫生這麼不可言詮…………..的!

蔡東豪真係好波!

大家知道老蕭參選立法會是以自己三代香港人為賣點,其實我在主場的詛咒裡已經提出,訴諸歸屬感、危機感,多少有點虛假和諷刺!

你知道蔡東豪是怎樣串爆這種”香港人”心態的嗎?他寫了一篇文就叫三代香港人,不過內容全篇都是記錄自己去日本跑馬拉松的掙扎過程,去到最後,千里來龍,結脈一穴,他寫道:

最後我以 5 小時 04 分過終點,過了終點我崩潰至坐下不能動,幾分鐘後我見到終點拉閘,工作人員趕我走,他們要清場。回酒店拿本 Program 看,人家寫得清清楚楚,只是我沒有留意,果然最後一個 Cut-off Point 是40K,總完成時間不可慢過 5 小時 05 分。發夢也想不到,在日本有一個五小時要完成的馬拉松。獎牌掛在頸上,我滿足至難以形容。兩年參加了四次馬拉松,完成時間試過三字頭、四字頭,現在五字頭,橫跨三代。我是驕傲三代香港人。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4%B8%89%E4%BB%A3%E9%A6%99%E6%B8%AF%E4%BA%BA/

如果你不明白這篇文章的妙處所在,我願意簡略說明一下。

很明顯,蔡是以跑馬拉松比喻走難,走得快好世界,而CUT-OFF說的當然是抵壘政策了!蔡通過描寫走難的過程和心理,最後僅僅避過cut-off的命運驚險地完成馬拉松,冇了半條人命,僅僅是掙扎求存幸免於辱,和結論故作誇張的自豪—-「我是驕傲三代香港人」—-構成了巧妙的諷喻!

當然,從蔡東豪對cut-off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他反對雙非來港產子的立場了,然而,我又不禁多心猜想,蔡生寫自己三字頭四字頭五字頭一步一步的下滑,是不是又是在隱喻香港的處境呢?已經處於cut-off邊緣了,蔡生還有再跑嗎?還有下一回嗎?

蔡生呀,須知道我們有些候選人還是五代香港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