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場的詛咒

「我主場」,本來只是特首選舉辯論時一個幾乎是笑話的設計,恰恰因為好笑,也因為符合了香港的時代精神—-「邦民」主義啦、主體意識啦、我講嘢你收聲啦—-所以一時風行,搞得劉細良離開政府新搞的一壇網上媒體也抽水叫「主場新聞」。

不過,目前正在進行的立法會選論壇上,「我主場」這個幻想出來的主體性和安全感受到了嚴重的衝擊以及扭曲變化。

一來,選舉論壇上鬥罵街鬥插嘴的情況真是嘆為觀止,這本來已經是所謂「我主場」的一個極嚴重的警號。不過,更諷刺的情況出現在鬥嘴傲視群雄可以大模廝樣地恥笑人家鬥疊聲未夠班太弱雞的黃洋達身上,在有線論壇上,立持莊安宜企圖用主場規則壓制黃洋達,沒想到黃洋達爆出了極為反潮流的一句:你主場都會輸架嘛!

你主場都會輸!這不是太令香港人傷心了嗎?這幾乎是賣港呀!陳雲大師聽到這一句而不向黃洋達宣戰,還得了嗎?

我們意外地發現,在選舉策略上,反共的黃洋達和親共的王國興一樣,竟然都起打鄉里牌,如果王國興自認福建人被人笑話,那麼黃洋達說自己是鶴佬人又如何呢?

我們困惑的是,如果要靠通過認祖歸宗獲得選票和勝利,那麼香港人所謂的主場有什麼意思呢?當你的主場成為戰場,你覺得唸這句咒語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