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NANA論李天命

NANA, 收到你的來信,又對我謬讚了一輪,難道你不怕有人會妒忌的嗎?哈哈!不過你放心吧,女友現在根本不看我的東西的!而我這裡基本上一間著名的鬼屋,來的肯定都是一些遊魂而已。所以不用擔心別人插話打擾我們的清興,來,讓我們繼續好好的談談。

你叫我談談李天命—-NANA呀,雖然我寫的只是一首歪詩,但要闡釋箇中的深意,卻必須要費點筆墨和心機,現在還要加上如此一位偉大的人物,你叫我…….怎能停得住筆呢真是!

李天命老師的確是一位我很尊敬而對我影響很大的人物,我很願意和你分享一點看法。然而你提到的批評,根本是一個FALSE DILEMMA!一個哲學家,他既可以是自我膨脹,又可以是自我縮陽,兩者根本沒有什麼矛盾!因為當這個哲學家在學校教書的時候,月旦人物齒縫高低的時候,他可以是自我膨脹的,然而一旦有可能面對糾纏、批判、謾罵、暴力以至於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即是當他在家裡面對老虎乸的時候—–他也可以是自我縮陽的。

當然,我這樣說當然不是認為李天命既自我膨脹又自我縮陽,因為正如我之前指出,李老那一款名叫琴瑟和諧,和陶傑陳雲兩位好色鬼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一樣並不歸入”怕老婆”類別。我想指出的反而是相較之下,自我縮陽比起自我膨脹更加令人討厭,你好比說陳雲,你說他膨脹成教主,沒有問題,但他鼓吹自焚暴力但卻又永遠不身先士卒,這種縮陽就令人鄙視了,又或者周顯,他膨脹成大師,誰會在乎呢?最惡頂的反而他自吹什麼貪威識食練精學懶的廢柴這種縮陽術;又或者沈旭暉,他膨脹成副教授他要做新一代領軍人,一點問題都沒有,然而他總是一打就縮,令人氣喪……又或者梁文道……啊,得罪太多人了……

還是說回李天命老師吧,NANA你應該知道他的名聲並不僅僅建立在學生的追捧之上的,也不僅僅是那次著名的戰韓那辯論,他曾經在港台做過節目,和香港很多一流的人物有過交集或者說交戰,簡單點說,他是入過世而又受過考驗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然是有一次和張五常的同場較量啦!哇!那一場香港史上絕無僅有充滿傳奇色彩兩個精神上的東邪西毒的惡鬥……哇,厲害囉……….

不過此刻累了,容我下回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