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來函論詩

OH兄,好詩!

「哲人都是老婆奴,伊能傾國因能嘈!」你巧妙地運用了'”哲夫成城,哲婦傾城”的中國智慧,又連繫到中外皆然的自然現象,既活化乃至深化了典故,又靈活地點化了現代境況。高!真是高!

的確,我也留意到自蘇格拉底創立了怕老婆的優良傳統之後,搞哲學的人真是有怕老婆這鋪癮的,遠的不說,你看我們香港的李天命大師據說就是…..當然,也有很多根本是不結婚的,很明顯,”怕老婆”和”怕有老婆”是一體的兩面!

當然,我知道你在這裡是說政治,很明顯,你一提到李慧玲,大家都知道你想說的是女人的恐怖!妙就妙在你不動聲息地將台灣的嫻靜閨秀”伊能靜”化成了”伊能嘈”,「非惟嬌聲傳千里,更有狂言高八度」,真是妙極了!

接下去的「青筋已經難警世,紅巾不繫怎能豪」,由李慧玲這個新香港名嘴,連繫到黄毓民和鄭大班,暗喻惡紫奪朱,這一點之前已聽你呻過。不過,老實說,毓民和大班的那種風格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八婆風格而已,觀眾聽眾永遠需要新鮮感,一代新人換舊人,理固宜然,不值得太過悲哀。反倒是你之前說過的,由一個什麼郭志仁的男人跟着李慧玲加油添醋繞嘴學舌,那就真是很令人憤怒的事!

最後,「愧無巨肌抗美帝,征西要靠小性奴」,無疑你是在說A&F入侵香港的事吧!的確,一個歧視亞裔的品牌倒過頭來大受港女追捧,一個個嬌滴滴的短裙美女跳上美帝的懷中,令人眼冤的程度,真是更勝龍心搭LULU呀!不過,在這裡你似乎對於美帝魚肉我們的港女缺少了一般所見的憤慨,莫非你真是認為,港女的最佳用處正是如此?

當然,以詩論詩,OH兄此詩由女人傾城說到女人救國,攬括時事,回環往復,連繫得天衣無縫,真是一枝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