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翔,劉翔

的確,無論是多麼認真的評論或是多麼直接的吹水,我們都很難抗拒這一種誘惑:將劉翔和中國拉到一起來說。

對於劉翔的評價和喜惡,無不透露了評論者對中國的態度和感情。

我從蘋果日報的報導中揣摩今日香港反共的情緒,答案是:比我預期的要嚴重一點。欄王一跨即仆、劉翔完了 ;全國閙爆、演技太差;瞞傷欄王斷跟踩欄。連續三斷動新聞踩到盡!語氣之尖酸就好像”瞞傷”就是罪,”斷跟”是報應似的!

大陸屁民們將怨氣發泄在劉翔身上我們可以理解,然而,我們有沒有發覺,當我們將劉翔的成功和失敗、榮耀和”恥辱”聯繫到國家體制、權力操控、商業瓜葛來理解,當我們因為他被傳媒捧得太高我們刻意要將他拉低一點,當他被國家保護得太好被油水浸得太肥,我們故意要不買帳過激地攻擊他質疑他,這時,我們其實是不是忘了,劉翔其實也只是一個人?

我們、尤其是香港人,評論劉翔,是不是可以客觀一點呢?可不可以將他和中共、和國家分開?或者說,可不可以先將你對於中共、國家的反感先擱一邊?老實說,反共若不是最終歸結到人本身的價值,也不是什麼好事。

是的,我相信不了解中國人的外國人可能很難理解劉翔在摔倒之後的種種表現。日後在傳播史上或許只會留下,劉翔艱難地堅持以單腳跳向終點,親吻最後一欄…….但是更令人心傷的一幕是,他先是跳到最近的通道想盡快離開的,不知最後是因為此路不通還是他一番掙扎之後才決定折返上演讓媒體(尤其是官媒)有足夠發揮空間的跳跑吻欄!那麼令人心酸的是,他想盡速離開,就活像我們俗話所說”找一個洞藏進去”,在那一刻,我們幾乎可以感受到的,不是他失敗的沮喪,而是他急欲逃避十幾億人吱喳噪聒的焦急心情!

你可以鄙視他,但你也可以可憐他,他只是想回復一個人罷了。

是的,我也相信對於劉翔的種種尖酸刻薄的評論(即使遠未至於”全國”這麼嚴重)反映了一個國家的病徵。這種病徵,想起來,其實和”中共”和”國家”的關係又未至於可以劃等號,因為對於人的疑猜、對於人的缺乏理解,根本也是中國人自古以來的毛病。

我在劉翔的履歷表中找了同情的支點,那是2011年,世界田徑錦標賽,他東山再起然而卻被狗賊羅伯斯幾下打手粉碎了重奪光輝的寶貴機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bsQuifkRSU

是的,劉翔或許不是豪邁飛揚的”一個人”,至少,他是一個值得我們物傷其類的”善良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