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佬梁文道

梁文道現在經常被人圍插,其實他是有點冤枉的。正如我前文所說,梁文道的立場一向都很清晰,一點都不”曖昧”,那麼他衰在哪裡呢?

據我看,讀不出梁文道文章的立場指歸認為他曖昧唔夠力兩頭蛇、以及認為梁文道理性客觀講道理說人話一樣,都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梁文道其實是一個口水佬。

我懷疑這是一種台灣風格,當然也可能是回大陸做節目做得太多,梁文道的文章特色是我手寫我口,亦即是,寫文章好像他談話一樣,給它一個稱呼,宜曰:口水文章。

自2008年梁文道寫劉翔開始,我已經覺得梁的特點是兩個字:迂腐。他寫的東西太過中庸,一點思辯的特色都沒有。他的吸引力和說服力在於他十分自信肯定的腔調口氣,而一旦他用那腔調口氣去說一些十分平庸的觀點,那效果—–就好像林俊傑激情地高唱”東漢末年分三國”一樣—–是挺搞笑的。正如他以極嚴肅的口吻和表情,用開卷8分鐘的那一種風格去學人講飲講食,我就覺得很有喜感。

眾所周知,梁文道最厲害的地方是讀得書多,”一年二三百本”,其實你比較一下張五常和李天命兩位一以貫之的大師最喜歡”吹噓”自己讀書不多以至完全不讀書就知道一年讀書300本的梁文道的確很可能只是也只能是一個”知道分子”。

不過你千萬別以為我說梁文道沒深度,其實我想說的是,梁文道是衰在沒深度得來沒有風格。真的,你說文章寫得平白如話,心平氣和,閒話家常,去到關鍵處,一句「問題來了」讓讀者精神一振,誰說不好呢?可是你比較一下大陸那些侃爺們,他們寫起文章來是絕對清楚明白,但一樣條分縷析文情不缺。又或者比較一下社運青年最喜愛的齊澤克,那就更是神級的侃爺,一張嘴巴絕對可以發動末日大洪水!你說他的深度我們怎能明白呢?但他口水花噴噴就是好看呀!

唉,扯得遠了點,引起話頭的其實是梁文道是日談”奧羽消極作賽”這單新聞,老實說,你看看梁文道以下這番話,有沒有被他吹漲的感覺?

例如我的朋友,著名評論家白岩松先生,他認為如今羽毛球項目的循環賽制有問題,逼着同一個國家的選手提前相遇。很多人也認同這個講法,主張規則有錯,讓賽有理。可是,如果你真以為規則不公,那為什麼不事先抗議,要求改變規則呢?又如果你真的堅持自己的看法,一口咬定賽制不合理,你甚至還可以罷賽明志呀?要是不抗議不罷賽,反而參加比賽,那是否就表示你已經接受了這些規定呢?

你叫我們怎樣反駁這種”罷賽明志”論呢?我真的很難明白,為什麼梁文道這樣一個超級讀書人可以提出中國香港IRRELAVANT以及這種叫人啤一聲的”你不出聲當你應承”的低能論點!

或許,他應該回台灣好好學習誇張搞笑的演藝技巧,正式轉型做口水評論員會更讓我們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