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梁文道論國民教育

雖然一開波已經戰戰兢兢,不過梁文道的新文〈註定徒勞的國民教育〉還是引起圍插:

那個梁文道又真不是, 在今時今日政治講正確下, 反共又反得不夠, 港毒又毒得不深, 總是模模糊糊, 怪不得被那些冇毛插啦.

又真瞬昧, 怪不得很多憤青話讀梁文道的文章不夠痛快, 黃國鉅的夠直接, 我不是中國人,就這麼簡單!

如果說梁文道的問題僅僅是”反共又反得不夠, 港毒又毒得不深”,那我們其實還可以為他辯護,然而,梁文道的問題其實是,他是中立客觀得不夠。

插梁文道”曖昧”其實是有點張冠李戴的,從立場來說,他是肯定站在反對國民教育這一邊的,從文章的寫法來說,那就是他一向的電視TALK SHOW講故仔的寫文手法,你可以說他囉嗦,你可以說他言不及義,但無論如何,他的立場和用意是很清晰的:國民教育冇X用,根本不應該在香港推!

不過,有立場其實吊詭地正正是梁文道令人”討厭”的原因—-或許是對於真正想思考的讀者來說。

當然,以梁的名氣名譽,文章寫什麼都總會有人LIKE,有人說曲線,以分享之名,”道長好文”一鍵轉發,葉蔭聰根本就不同意梁文道,但他的回應又要客氣地先廢話一輪:

文道指出香港的國民教育與制度環境(一國兩制)之間,存在巨大鴻溝,是香港基本的狀態。文道把這個結構描述得很好。不過,我並不認為這種國民教育是「徒勞」。

天啊!梁文道的這篇文章我幾乎只能說是”低能”的那一部份,正正是葉所謂的”描述得很好”的那一部份,亦即是,梁文道”創見”的根本—-irrelevant.

所以重點根本不在這套國民教育是不是說謊,也不在於當局是否想給大家洗腦,真正的問題是它和我們「不相干」(irrelevant)。

真的,這種與陳雲同調的所謂”不相干”論根本就是盲毛之論,什麼叫”你在香港教授一套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體制的詮釋,香港人卻根本不在這套體制之內”??????????那你要在香港教中史嗎?香港人根本不在秦漢之內?更大的問題的,一國兩制正正是體制之內呀!

僅僅從立論來看,梁文道這篇文章的水準之低已經很令人驚訝,如果你再仔細分析他的鋪排詮釋,就更恐怖。

不過,梁文道幾乎有點自鳴得意的所謂的”真正的重點”我相信也不會有多人相信,即使香港和中國真的IRRELEVANT好了,其實也不能推論出國民教育是”徒勞”的。很簡單舉個例子,如果如一些陰謀論所指,所謂國民教育根本不是要你愛國—-而是要香港學生變得犬儒變晒傻仔,花時間背十七大報告奧運冠軍名稱中國威水史……..互相告發批鬥……….那麼,多麼IRRELEVANT都能成功。

再說吧,國民教育當然不是要全部學生都愛共產黨才叫成功啦!你如果把這個教育當成是中共在香港培養未來共產主義接班人的”揀卒行動”,又怎會不成功呢?所以說 ,梁文道說IRRELEVANT說”徒勞”,但連定義也懶得先說清楚,他真的做大陸節目太多了吧,我看他真的完全不像是個讀哲學的人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