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見

張國榮的告別樂壇演唱會,叫final encounter, 名字很有意思:最後的邂逅。最後的一次了,那麼的沉重,然而瀟灑的巨星,事業正處於顛峰,沒有遺憾,不必傷感,所以是邂逅,輕鬆愉快的相見。這次說清楚之後便不會再聚了,不是想你忘記我,只是望你記得最好的我。

風再起時,靜寂夜深中想到你對我支持,再聽見歡呼裡在泣訴我謝意,雖已告別了,仍是有絲絲暖意…….

那是1989年,香港仍在上升當中,巨星也正處於黃金盛年,那時人的感情有温度有厚度,哀而不傷,怨而不怒,即使結局悲傷,也硬要瀟灑。那時候,人在福中又知福,將最好的東西一次過享用,是怕幸福、光輝、寵愛、忠誠也過期變壞嗎?又未必,只是任性的盡情盡慶而已,又或者,是貪心得想把一剎那的光輝化成永恆的璀璨,還不夠,還要強逼忠心的歌迷粉絲們透支無瑕回憶、確保一生不變。

雖然,許冠傑譚詠麟梅艷芳以及張國榮,在香港,沒有一個巨星真正能夠決絕自絕而成就不朽的優雅,然而,他們曾經有過的那種急流勇退的「壯舉」,也可算是一種曾經存在而現在已經湮滅的「夢幻」,在這種夢幻之中,包括有一種當今頽敗墮落社會所沒有的潔身自好和爽朗人情。

我勸你早點歸去,你說你不想歸去,只叫我抱着你,悠悠海風輕輕吹冷卻了野火堆…………..人說眉目如畫的翩翩濁世佳公子,為什麼在這時懷念起他來?因為留不住,所以要記住。寶鏡似空水,落花如風吹。風如此,繼續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