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心研究】龍心的恥辱炫燿和受迫害妄想

正如我前文分析指出,龍心的口頭禪BOBOBOY其實由他被黑人侵犯時,扮死狗博可憐轉化而成的,有趣的是,今時今日,龍心說起這句本應是痛苦屈辱的話時,卻十分威猛起勁,而那一段本應是不堪回首的經歷,他又好像是什麼英雄歷史一般,對人講完又講。

各位同學,這是十分奇妙的現象。要理解這個現象,我們又要連繫到中國人的性格來說。

根據柏楊先生的理論,中國人有種炫燿小腳的習慣,紮小腳本來是一種民族的陋習,是一種文明的恥辱,但中國人卻樂此不疲,拿來欣賞,拿來比拼。扯遠一點,中國人喜歡喪事喜辦,喜歡將恥辱當榮耀,有時真是令人覺得很諷刺。你不說紀念六四呀、毋忘國恥呀、南京大屠殺肯定有發生,且絕對超過300萬人,這些說起來太複雜太傷感情。最經典應該算是長城了,長城叫GREAT WALL,其實一點都不GREAT,全是奴隸血汗恥辱的見證,最令人感動的是孟姜女曾經把它哭崩,而不是它屹立了那麼多年。人家拿來當奇景都算,我們有什麼值得炫燿自豪的?

將恥辱當成榮燿,這就是龍心沒有EGO的秘訣,這就是為什麼龍心那麼喜歡訴苦,現在的龍心喜歡無時無刻自拍,你知道為什麼嗎?與其說他是到處燿武揚威,不如說他是到處尋求被迫害的快感。他要把一切被人欺負、侮辱、恥笑的片斷記錄低,包括被人民力量成員兇啦、被牛佬追打啦、被保安驅逐啦、被舊同學離棄啦……..細心的觀眾不可能沒有留意到,龍心的所謂衝擊,永遠都是做戲,只是裝模作樣地爆粗,令不知他底細的人驚懼莫名。其實他永遠達不到他的目的,而達不到他的目的他根本只能無可奈何。

所以你說龍心想去看演唱會看不成,去莎莎買東西被人趕,一副大發雷霆人見人驚的樣子,其實只是小孩子的撒潑而已。這些很難稱得上是什麼英雄的、值得炫燿的行為,即使不用社會道德規範去評斷,也很難令人欣賞。不過除了娛樂性真實性豐富,再加上香港某些特殊的社會環境作為背景對照之下,才令龍心的行為有了些不一樣的意義和價值。

不過我們想指出的是,作為一個受迫害妄想症患者,龍心所表演所記錄的,不是他怎樣去展示他的勇氣和威猛,而是他要通過被人阻撓被人侮辱而獲得滿足。所以,你會看到他極喜歡看到人家在他的片子下罵他串他,因為這是他和普通人不一樣的精神需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