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僭建2

在尖沙咀海旁,我尋覓對岸香港的飛龍標誌,卻好像找不到了。我懷疑,這個一度變成笑話招牌已經被悄悄地消滅了!結果,這個招牌沒有被拆除,只是被遮蔽了。遮蔽它的,正正是新的香港政府總部!

以一種回憶的眼光去看香港霓虹招牌,會使人對它產生一種歸屬感。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歷史如在目前。所以它往往成為懷舊的目標。

這種對於香港歷史性的懷舊情緒是如此強烈,它竟然會完全擾亂了人們對於現實的把握。你好比說,如果你以清醒的目光—-即是在大白晝—-去看香港街道上的招牌,那種誇張和醜陋真是太過礙眼。

這些招牌又是香港因為「監管不善」而產生的後果,但一般市民沒有意見之餘,它還演變成香港特色令人產生喜愛眷戀之情呢!

這些招牌基本上大部份沒有美感可言,其霸道有時可以橫跨半條馬路,諷刺的是它們前後相疊互相遮蔽,基本上也達不到任何實用的宣傳作用—-有時還會產生負宣傳作用!

雜亂爭輝的僭建現象也反映了中國人的社會特性嗎?我認為很可能是這樣。

毫無個性的店鋪先天受限,沒有其他更優雅更現代的方法去表現自己,但又有一種自私的本能不擇手段地突出自己。因為怕吃虧的本能是如此強烈,反應又是如此迅速,第一個僭建的招牌已經決定了整個城市的外貎。公權力瞠乎其後,直到如今也無法監管,只能以「民間特色」作自欺欺人的借口,得過且過。

借適當的裝飾突出自己當然沒有問題,問題只是在於大家都是急不及待,以至於僭建得來是如此廉價如此小眉小眼如此醜怪。

無論唐英年抑或梁振英,他們的僭建也是半點沒有任何特色的,沒有增添到任何個性和特色,絕對是實用的計算的小貪心,正因如此,人們是如此樂於見到這些僭建物被拆之而後快。

香港要僭健什麼中藥港亞洲國際都會我不奇怪,我現在奇怪的是陳雲這個江湖道士既不去正式注冊開門立店,卻又不甘寂寞也學人打起招牌,怕醜草醫骨痛,祖傳秘方。中國人或許沒有建功立業的宏圖,卻真喜歡揚名立萬後人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