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然的G點

高慧然在一單令人髮指的慘劇中慧眼獨具地看到了一個「女人的私處」,還大剌剌四肢張開大加發揮,到後來還扯到中港自駕遊去呢,不過不一天,她馬上有所醒悟了:

原來,山東臨沂撞人後脫光自己的衣褲,四肢攤開躺在救傷車前,阻止救傷車開動的女司機不僅是教師,還是大學教師。家屬已申請為她作精神鑒定。

反應真快啊!我還以為她打開私處是為了邀人圍觀,原來是為了逃避法律責任和賠償。不過這精神病發作得也太怪誕了,只躺在救傷車前,阻止救傷車,而不是躺在別的地方。後來,當救傷員把奄奄一息的傷者抱上救傷車後,女司機很清醒地從地上爬起來,跑回車上,把重傷的女童搶過來,狠狠摔向地面。女童在送院途中死亡跟這一摔有沒有關係,則有待報告。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AB%98%E6%85%A7%E7%84%B6/art/20120630/16471581

反應真快呀!起碼把真正的重點補充了。不過她和陳雲一樣,摸索來摸索去,始終都只能發表一些迎合反共受害妄想精神病人的言論。

為了增添大陸人無可救藥的說服力:陳雲說:

看了大陸新聞才知道,肇事司機是醫學院講師,與她撞死的女童同屬一個住宅小區,相互認識的。

高慧然說:

需要補充的是,女司機37歲,也是一位母親,更是一位教師。中產,受過良好教育,又怎麼樣?

其實,作為一種社會現象來觀察,圍觀群眾的反應絕對更值得留意。在片段中我們的確感受到人們真誠的救助。當然救助起來或許可以更好一點,但起碼那個氣氛並不是冷漠無情的。

從這一點看起來,高慧然陳雲的態度無疑更可怕一點。老實說,你要從中國這麼多人這麼多事之中日日找些壞人壞事出來恥笑自HI,那是多麼容易但又有什麼意思?陳雲是博士,吹城邦自治,然而他的胸襟是如此淺狹,說理的方式是如此低能,而且永遠都虛構出一個什麼左翼出來,好像有人在逼害他似的,未戰先逃,叫人不要挑他的機!這樣的勇武,真是笑死人!

高慧然應該不會是自治撚,她把調兒降低為「制度殺人」雖然永遠正確,但是她找錯了私處之後,還是沒有找到真正應該借題發揮的G點!其實這新聞的元素包括了這女司機遇到了小三問題,據報她就是這樣瘋了,於是報復社會。

當然,這樣的原因應該不能說服陳雲這個叫雞的男人,但待字閨中的高慧然呢?她一向對兩性問題很有看法,女人這樣瘋掉應該挺有說服力!

慧然,你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