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王丹—-當六四變成一種姿勢

這麼多個學運領袖,王丹無疑是最令人喜愛的。柴玲和吾爾開希,一早已經變樣,一個肥佬一個師奶,令人唏噓到不行。

不過真的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對王丹我也感到挺失望的。不知是不是因為讀他的東西老是好像沒有什麼料到,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在他的FACEBOOK上看到他和我們每個凡夫俗子一樣。

你看他搏LIKE的勁兒:

明天是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同意我下述意見的請按讚:共產黨,去死吧!

那個說媒體上的批評是“垃圾”的唐英年準備當下一屆的香港特首了,不同意他管治香港的網友請按讚。

你看他CHOK樣SELL書:

臨近六四,王丹絕對有這特權話當年,但他上載了一些照片留下了一些感言,模糊地讓我感受到一種「炫耀」而不是什麼「懷念」:

他說:

這是當年的照片中比較有趣的一張:站立著是李錄,頭戴白色帽子半蹲者是張伯笠。

大家可以找找我,看我在幹什麼。

眾多照片中,我覺得這一張比較抓住了廣場上的普通的瞬間:大家都沒擺姿勢。

或許,是因為他們開始擺姿勢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