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陶傑論曾蔭權

曾蔭權臨尾香/衰收尾其實只是假象,因為他的問題真的並不是貪小便宜的問題,而是屍位素餐的問題。所以陶傑想力挽狂瀾,費盡唇舌想幫曾蔭權說話,說什麼只要到維園六四晚會搖下車窗垂下頭就能獲得救贖,也未免太天真了!學人話齋,六四的水,不是這樣抽的。

當然,你說曾蔭權貪小便宜比起大陸貪官當然不算什麼,但他被各方唾罵—-雖然肯定有些抽水成份—-與其說是人們把他的小貪放大,不如說是人們對他長期以來的不滿找到了爆發點。

陶傑想為貪曾緩頰說好話,固然也是嬉笑抽水,但也絕對可以用來邀寵賣人情。反駁他其實也沒什麼意思,值得一提的是,他解張養浩的曲子明顯是亂來的,我又要搬我最尊敬的文學老師的權威解釋出來以免廣大愛好文學的少女們慘受誤導荼毒了:

元朝的宰相張養浩,有一首元曲,是這樣唱的:「那的是為官榮貴,止不過多吃些筵席,更不呵安插些舊相知。家庭中添些蓋作,囊篋裏攢些東西,教好人每看做甚的?」
這段曲子,由於是舊時的華文,在 iPad和 SMS的年代,未免高深,意思就是:貪什麼呢貪,別大驚小怪好不好,做了官,當然要豪華享受,他只不過多去了幾場魚翅紅酒局,向妻姨家小和老友死黨開點後門照顧好,要具跑步機,人家送盞水晶燈,皮箱裏夾兩件名牌,有什麼好批鬥啊?未見過呀?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20604/16393675

各位同學,陶傑學藝未精,完全亂說的,張養浩這首曲子叫中履曲,旨在諷刺貪官,說的是:你們做官的哪裡有什麼光榮可貴的?不過是多吃些魚翅,多養幾個二奶,家裡搞些被人罵的僭建,窖裡藏些不是自己喝的酒,有什麼尊榮顯貴的,不過是廚房老鼠罷了。有點見識的人真是鳥都不鳥你!

最後,「止不過多吃些筵席」,止字通只,這個陶傑是沒錯的,他只是照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