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奇聞狀

1

正午時份,遊樂場上,無影樹下,地盤禪師,脫鞋穿襪子,橫臥在地,雙手擱額,還未睡得着,發夢冇咁早。

2

男人和女人合叫米線全餐,大碗搬小碗,濺出一些湯汁,純白T-SHIRT上,寫着 no fuckin’ worries.

3

女住客和清潔阿姐一輪寒暄之後,清潔阿姐歡喜地推車走。眼快的話才能看見她的手上接過了女住客打賞的二十元,摺成一團掌在手中,又迅速將手握在車柄上,好像見不得光似的,但其實只是因為秘密可以增加歡喜。

4

草地上有個阿姐在放龜,她把牠遠遠的放到球場正中,然後退到一邊讓那靈物慢慢爬到她那裡。我問她那龜是不是認得她,她說是,又開心又自豪。可是我叫她移動一下方向看看神龜是不是也懂,她卻不肯,固執地站在她的寵物會到的地方等牠。

5

往城大的山徑上,我遇見一個行禱者,他一邊行一邊祈禱:「我一路行一路祈禱…我看見一條蜈蚣,廣東話叫百足,即係上帝俾我百歲有足…」因為只有我聽到他祈禱,一度我還以為他以為我是上帝,後來想想,他可能以為我是一條蜈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