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專訪龍心 2

龍心,在他訓練兩個小孩子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批評哲學家小那花西,因為他們都是BULLSHIT,完全不及小朋友一針見血一矢中的。他還舉了希臘作例,說明哲學的壞處。那位名叫機密的14歲小朋友因為一段充滿獨立思考的獨白成為一時熱話。

why a 14-year-old kid can talk so beuatifully, you can’t. 龍心問。

這個小朋友日後將成為一個SALES。網友答。

OHCE:龍心,恕我坦白,你其實真的不太了解香港。香港人從來都不怕表達自己,難道你不知道連成龍大哥都批評香港太亂了嗎?

龍心:香港人是敢講,但係唔敢做丫嘛!

OHCE:NONONO, 錯了,太錯了。這是你的一個基本錯誤。講和做從來都是兩件獨立的事情。很多人以為敢做才是好漢,齋TALK只是孬種。但你知不知道,講本身是具有獨立意義和價值的,而「做」這種行為很多時是破壞了「說」的完美性的。你好比說做愛,如果你不付諸行動,你可以在腦中做一千次萬次,可是你一付諸行動,那就把腦海中所構思的美妙破壞掉了…..情況就好像你老兄說自殺自殺,死完可以再死,死了N次到現在還生勾勾搵女溝一樣。人生之美妙,真是莫過於此了!

龍心:唔,那陳雲呢,佢咪就係講得天下無敵囉,咁你又咁唔LIKE!

OHCE:哈哈,沒想到你也留意到了……

龍心:梗係啦,見你將我和他相提並論,梗係想知佢什麼來頭啦!

OHCE:犀利喇,香港未來國父來的!不過將來當然受你龍心哥差譴啦。不過先不談這家伙了,他的例子只能說明一個人虛偽與狂妄而已。一個人如果鼓吹人家反抗上街暴動甚至自焚而自己不身體力行的,那這個人就太無恥了。所以,龍心哥你比起陳雲比較令人喜愛,實在也是因為你比較敢做。

龍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HCE:但是,龍心呀,你知道嗎?作為一個TALKER,你卻未必及得上陳雲。人家好歹是個博士……

龍心:什麼?我也是個TALKER嗎?

OHCE:哈哈,當然了!你念心經虛空咒,你那麼多口頭禪,你具有一切TALKER的特點。你講理論講數據,你甚至幫烈女心恬上堂教EGO的三個層面,或許你沒有察覺,你也在有意無意間用現成的知識去說服人。

龍心:我以為是因為我靚仔?哈哈

OHCE:唔好玩啦,貪靚仔,點解人家唔去捧方大同呀?很多人LIKE你,係因為你有學識。但是,如果要講學識,要聽心理學以至超自然理論,為什麼人們不去上大學或者自己看書呢?這個真是香港很特有的現象。這個情形,就好像人們喜歡有高登討論區討論家國大事以及創作純文藝甜故一樣。

龍心:高登,係喎,我都唔記得要衝擊高登仔添!

OHCE:唉,龍心呀,唔好玩啦,你又話EGO FIGHT CLUB 第一條RULE係 YOU DON”T LIE, 單單是這個”衝擊”已經笑死人啦,你們就自以為是衝擊,衝擊文化中心,衝擊藝術中心,衝擊LADY GAGA,唉,你這是叫滋擾,叫搞笑,好不好!你最少得搞到自己坐40日監才能叫自己衝擊吧?

龍心:……

口水多過茶的龍心竟然靜了下去,我不禁有點不忍心了。其實,我深愛那些口水多過茶的人,要滔滔不絕地不知疲倦地以至於不知廉恥地熱情高漲地表達自己展示自己,也是一種勇敢,也是一種激情,他總會吸引到一些等待着他來到的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