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屈不得志考

有個朋友打電話問我,到底「屈屈不得志」對還是「鬱鬱不得志」對呢?我一聽馬上罵他,小喇叭,你咁大個人唔識查字典咩?雖然我中文好啫,我講你就信呀?

朋友倖倖然想駁嘴,咁陶傑個朋友咪仲衰,肯定係高級知識分子啦,咁都要向陶傑求證……..

我一聽陶傑火就更大了,喂,陶傑寫專欄搵食架,他什麼雞毛蒜皮的話題都可以寫文換錢的!

我的朋友,很明顯不是陶傑那類乖乖聽訓的朋友,他說,咁你宅深仁厚見義勇為思精慮深見解超卓人靚聲甜山高皇帝遠……….

既然如此,我唯有又看看陶傑寫什麼啦!原來陶傑又在借題發揮插簡體字,真是屈得就屈!老實說,本來這些「語文糾察」就很令我討厭,現在就算有錯,也是蘋果日報的記者出錯,又關簡體字什麼事呢?不要忘記,蘋果是反共基地來的呀!

不過話說回來,的確也有不少人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屈屈不得志」應寫作「鬱鬱不得志」,但幸好我曾遇過一個好老師,他曾經為我解釋過「屈屈不得志」的出處。其實,「屈屈」指的是兩位著名的文人,一位是屈原,不用多介紹了,另一位是屈大均,廣東才子,抗清名士。

話說屈大均抗清事敗後回到鄉下番禺,50來歲,當然有些風流韻事。當時有個貎美少女,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方面想跟屈大均過日子,一方面又發夢想被選人宮中。一個好風如水的晚上,屈美人和屈老師在漁舟上小酌短聚,兩人賦詩言志,當中的情事資料不多(僅見於廣東新語筆記數則),我們也只能心會了,但至於「屈屈不得志」,現在被我們的那些謂才子以取笑的口吻視為錯謬,也實在只能算是無知和令人遺憾的事了。

贈大均

江湖前事人不知

漁家只道魚虾稀

屈家才子如有意

莫使河山煙雨微

 

屈大均和詩

屈屈才子不得志

愁吟應愧漁父譏

忍見美人今十九

清風入幃有春思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