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麟是怎樣煉成的

林瑞麟決定去讀神學,有些進步青年竟然說他是為入地獄作準備,刻薄得難以置信。這某程度反映了林瑞麟有幾乞香港人憎,但也吊詭地叫人可憐起林以至於使林的可憎合理化了。

陶傑抽水,到最後的一句,叫香港人別罵他了,他很勇敢!個人覺得,陶傑是真心的。

林瑞麟被人輕視、侮辱的徹底程度真是令人吃驚的,阿豬阿狗叫起「林公公」來都絕不留情,連余若薇這樣的LADY都照叫,那麼我們真的很難不相信林真的極為賤格。

不過如果有人真的那麼公正,企圖幫林瑞麟找一些好人好事出來平衡報道,那恐怕比平反六四的希望更小。

像董建華我們還很容易找到他心腸好,像梁振英我們還很容易覺得他始終有心做事,但林瑞麟呢?難道你能說他忠心?任勞任怨?get the job done?

在香港人眼中,林瑞麟真的是無恥之尤憎到入骨的。但假如我們問一個問題,我們有可能原諒他——林瑞麟是怎樣原諒自己的?

意思是,林瑞麟怎樣容許自己成為那麼「無恥」的人呢?他怎會變成人肉錄音機?他怎變成公公的呢?

固然,林瑞麟自覺泯滅良心與香港人為敵的機會是不大的。但我們相信他很容易這樣合理化自己的表現和行為:他是做實事的人,而反對他、攻擊他的人是暴民。

當然,從李慧玲提供的林瑞麟黑檔案,你說性格決定命運也行。但是我們也真的絕對不能否認香港或多或少具有「暴民氣氛」。而正正是四方八面肆無忌憚的攻擊,使得林瑞麟安心地成為一個與民對抗者,而不是不安的受罪者。的確,根據陶傑的「共業理論」,我們可以看到,除了林瑞麟之外,還有另一個林瑞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