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專訪龍心438

溽暑,沉悶。我想和這世界談談—-可是,世界已經被韓寒騙走了,於是,我只能和龍心哥談談—-在香港,我還能找哪個比他更有趣的人談呢?

我們相約在荃灣,如心廣場,7樓,JEW”S JEWELLEY出面,第二張椅子。本來龍心一如以往要求36萬訪問費,但我坦誠告知我沒有什麼餘錢,最後我們以一頓燒味飯成交—-他說他不想再吃豬扒了。

在赴約的途中,我興奮地揣摩着我們即將展開的對談。

一開場,我以極為詩意的對白展示我的深度:

OHCE:昨晚睡覺的時候,床邊的一本書跌了下床,為什麼我竟然沒有聽見它掉下的聲音呢?

龍心果然是一個智者,他饒有深意地看看窗外,說:你去淋淋大雨,看看自己會否出汗?

可是現實永遠是殘酷的。為了符合我們這個時代的需要,最後我還是選擇了以一個爛笑話展開對話:

OHCE:怎麼樣,豬扒有什麼不好呢?況且烈女心恬根本不是豬扒。

龍心:喂,見到我一點禮貎都沒有,雙手擺係胸度……….

我一愕,沒想到龍心真係癡得咁勻遁,以為我是他的弟子藍武呢!當然,為免他得寸進尺拿箱頭筆幫我劃花臉,我可不會扮傻仔讓他過癮的。

我正色道:RESPECT, OK?不要裝神弄鬼好不好,這裡沒有靚女,無須搞這些鬼把戲!

龍心一驚,醒目,醒目呀吓,BOBOBOY……

我笑了,不知不覺間,不少人也真的拿了這句口頭禪來互相取樂。如今看龍心親身表演,感覺又有點虛幻起來。

你是真膠還是假膠呢?

這個疑問或許是很多人關注的焦點,但卻從來不是我的。在我來說,龍心發癲的是候,我倒是覺得他是最安全的時候,反而他正常的時候,倒是最令人害怕最令人擔心的時候。我聽過他和前女友的對話,其中有一段,他不知何故,縱情狂笑了幾分鐘,真是聽得人毛管恫!

的確,一個正常人實在是最可怕的人。所以一個人傻,往往很令人喜愛。

SO, WHAT DO YOU DO?龍心反客為主,主動問起我話來。

I AM A PERFORMANT ARTICST. 我答道!

哈哈哈哈~~~~~我們一起大笑起來!

當然,我笑兩下便累了,龍心哥就真是又狂笑了成分鐘才停。引得周圍又有人開始圍觀了。

「這些傻仔呀,睇下啦,傻仔呀!個個睇龍心,但係冇一個敢和我說話!又八卦又冇膽!冇鬼用!NO ONE DARE TO CONFRONT ME, 小喇扒!」

人群散開了,我感到一陣孤寂。我在想,我是不是應該扮演一個挑戰者的角色,讓龍心知道香港人也不是全部是懦夫來的呢?我想到了陳雲,但我猶豫應不應說,因為我不知道陳雲這個人到底說明了香港人勇武還是恰恰相反。

一輪自言自語的發泄之後,龍心向我流露了他的沮喪,千幾人加人了他的ego fight club, 但發言的只有幾個,參加活動的更少!全都是talker。冇鬼用!小喇扒!

你也是個talker嗎?龍心問我。

我低下了頭,下意識地掏了掏褲袋。我知道龍心在facebook留言說,

If you come to me, you got to be useful to me, pay me money, give me pussy and grant me power otherwise Fuck off. 

我從褲袋掏出2塊錢,交給了龍心。

龍心以其不屑的眼神看着我,像是要讓我漸愧似的。

我當然沒上當:那你說要錢之嘛,沒說要多少呀!你嫌少就直接說銀碼嘛!

龍心又想故技重施,對我施加群眾壓力,他扯開喉嚨大叫,唉,講成日都係得果2蚊,唉~~~~~~

幸好,這回沒人理他!

我笑了笑,我知道我發言的時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