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心與陳雲

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眼見龍心哥就要過氣了,真要有話快說。

當我們說豬扒烈女找到龍心,而不是龍心贏得美人歸,意思就如說,陳雲作為教主是十分失敗的,他看起來更像是信眾們的玩物。所以你會看到陳雲經常要挑逗信眾討好信眾,以至於被信眾們牽着鼻子走,基本上他真是沒有獨立意志的。所以你也會看到龍心自嘲自己被豬扒嗒左,這種人為刀俎的說法,是有非一般深意的。

當然,我們還必須提一下,在維園阿哥任亮憲這個CASE,是A小姐看中了他,而不是任俘虜了她。

有時我們真的十分驚訝於一個事實,一個女人雖然貎似芳心暗許以至於可以獻身為婢,她們在知性上可以說是對對方百分百的拜服,但是其實她們卻又自有一套看法。

你看看當龍心哥大談教庭教育哲學的時候,當他大談社會怎樣糟塌了INNOCENT BABY的時候,那位獻身的烈女卻駁嘴駁舌了,她說,那不關家庭事,也不關社會。天啊!你說龍心哥怎回應好呢?這是龍心哥整個批判哲學體系的基礎呀!

當然,這位烈女的”思想”(如果有的話)或許與龍心的’思想”(假設有的話)實際上是殊途同歸的,不過在這裡我們真是可以看出,與其說是龍心的思想吸引了烈女,不如說是烈女看中了他的形象!也一如陳雲的思想因時害道一無可觀,卻又以他的’雞叫式勇武”吸引了不少觀眾。

讓我們記取一個教訓:教徒們並不是受害者,他們願意推崇一個教主,因為作為一個虔誠的教徒、信眾、嘍囉,他們獲得了一種自我提升、威猛正義的錯覺。而對於教主來說,他們當然不會自視為受害者,他們會竭力地在受圍觀被追捧的情況享受TRANCE的快感,但不幸地,在他們的心底,他們真的會永遠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小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