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與子

我在譚仔食米線,左手邊是一對情侶,右手邊是一對父子。很久了,大家都在吃東西,但父子二人只是呆坐着。原來他們是來涼冷氣的。兩人也不說一話,各自坐着,等看醫生的樣子。父親是挺直身子的,兒子則弓着身,頭低垂著,兩人都是一動不動,面無表情。

看見這情境,我幾乎忍不住要出聲,你們是父子呀,不是仇人呀。為什麼不談談話為什麼不開開玩笑說說心事?你們難道不知龍心哥嗎?他就是因為父子關係不好搞到痴了線的呀!

15、6歲的兒子,一臉暗瘡印,一臉懵懂的表情,長着和龍心哥一樣的老鼠須,在他的T恤上,印着一句歌詞:give me the sense of wonder, to wonder if i am free.

這首歌名叫:我以瘋癲為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