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心啟示錄2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各位香港既朋友,這是龍心哥自況之詞,打從一開始,龍心哥已經看透了世事參透了玄機,將傳媒以及大眾玩弄於股掌之中。雖然長年漂泊在外,但是他準備地掌握到在香港成名的捷徑和方法,他知道要化身成龍,必須先主動投入到糞池裡去。而這個糞池,對某些貪威識食的人來說,是TVB,而對胸懷天下的人來說,這個糞池是,維多利亞公園。

因為龍心以「維園霆鋒」發跡於江湖,我們很容易將其與早前的政治明日之星馬草泥任亮憲作一比較。兩人都是口部分泌天生異稟之輩,兩人都以卓然以鶴立雞群的姿態贏得公眾的關注以至於萬千少女的芳心—- WELL, 是不是innocent baby就見仁見智。

我們不能忘記的是,任亮憲以其公眾形象博得一位自海外回歸的非一般港女的主動投懷兼邀入幕,然而,事件的荒謬發展是人所共知的,那就是當那位女士被任先生霸王硬上弓之後,她告他強姦。那麼,當我們看見龍心哥又迅速地在一天之內將一位女fans中豬扒變成烈女,我們不期然會怕他會再蹈馬草泥的覆轍。

誰能夠擔保這位勇敢獻身的港女不會忽然變卦?誰能擔保她不會突然醒悟,看清楚龍心是個神棍?誰能擔保她不會因為多看了網民的諍諫就動搖了她對教主的信心?誰能擔保…………..

當然,港女的特性,除了善變與搖擺之外,同時還兼具了教而不善冥頑不靈,所以,我們根本不能對這位烈女有過高的期望。一切只能順期自然。然而,我們不禁會想,龍心作為一個教主,他的徒弟雖然言聽計從死心塌地,但他們根本就不能保持對他的信心,每個徒弟看起來都是薯仔蕃薯一樣,幾乎每個都是三心兩意,轉眼就叛逃。這一點連龍心自己也極為失望。然而,假如他沒有能力維繫信徒們持久而堅強的信仰,他又怎能保證獻身於她的那個豬扒真的已經變成了烈女呢?

真的,我看龍心與烈女自己也頗為得意的那段交歡之後的「真情流露」對話,真的百感交集。這個世界,真是充滿着錯誤與謎團,善良與虛假,是多麼的容易交纏得難以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