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彭浩翔春嬌與志明2

眼下香港最有作者風格的導演,一個是彭浩翔,一個是雲翔,兩個人一個賣”俗”,一個賣”肉”,一個自以為很”古靈精怪”,一個自以為”乜都夠膽做”,兩個都略帶一點可笑的”自大”,論誠意論野心,彭浩翔其實拍馬都追不上雲翔,不過香港觀眾很明顯BUY彭浩翔多點—-或許是因為,雲翔雖然靚仔D有錢D,但係始終是大陸新移民?

我看春嬌與志明,真的時不時禁不住問:到底彭浩翔識唔識拍電影架?我的意思是,點解一套電影由頭到尾一個TONE落,個故仔爛不是問題,因為有些人總會一聽到愛愛愛愛愛就自動波對號入座,問題在於彭浩翔拍電影的手法也真是一眼見晒。簡單點來說,這套戲是「講戲」多過「拍戲」,無時無刻都是兩個人在講解,再不然就是旁白。完全沒有節奏高潮可言,以至於完全沒有戲劇可言。

當然,對於有心玩野的導演,一個”爛劇”本來只是一個發揮的空間,一個故作姿態的道具,不過很明顯,無論是導演以及觀眾,都把這套作為愛情電影真是爛到貼地的”愛情”視為自鳴得意的內容和一種欣賞的對象,感動感動感動………

你看看人家正經影評人怎麼說,一個說彭導智障:

随着志明与春娇先后北上北京,开始在新欢和旧爱之间来回游走,越来越的剧情逐渐令观众不知所措。杨幂扮演的美女空姐非要苦恋着远谈不上“高帅富”的志明,徐峥扮演的多金商人注定深情爱慕着一脸苦大仇深的春娇,全不在意这两个香港的老相好一直背着他们谈情做爱,直到清盘的时候还聚散两依依。这种无缘无故、无怨无悔的纯情,依照世故些的理解,莫非就是“钱多,人傻,速来”的小广告?更有甚者,在《春娇与志明》中,另有一个早在《志明与春娇》时期就惨被台湾商人退货的香港“凤姐”,居然仅靠触摸一根手指,翻动几下眼皮,便一举征服了黄晓明扮演的北京傻帽帅哥。这些奇葩式的港人意淫以文艺电影的英姿呈现在银幕之上,不断挑战着观影者的心理底线。惯性的赞美与本能的抗拒几经交战,最终在不少人脸上杂合成一种讪笑的表情。有人在座椅上小声地嘀咕:“这哪儿是春娇与志明,分明是撒娇与智障嘛……”http://www.chinataiwan.org/yl/mlkp/201204/t20120418_2442067.htm

一個說彭導賤人:

但時至今日,當用歷史來看彭浩翔時,我卻無法得出他是個“賤人”(善意)的結論,尤其以近幾套戲為例,當看到他在電影裡掩藏不住的真“下賤”時,那些“純情”或以此產生的高昂“主題”便變成了掛羊頭賣狗肉,那種偽善很難不面目可憎。

不談以前的戲,只說這一部《春嬌與志明》吧。沒有意外的是,這部電影與他之前的電影一樣,表面上都是一部以“賤”包裝的純愛片。但事實是否如此?個人看來,正好相反——這是一部以“純愛”包裝的低賤電影。http://cinephilia.net/archives/13328

所以我說嘛,如果有人將春嬌與志明當成是愛情電影來看而又覺得感動好睇,我真是覺得觀眾的水準真是低………不,我的意思是,愛情的水準真是低得太恐怖了!

當然,正如我之前所說,彭浩翔作為一個天才導演,低賤和智障絕對只是表面的現象,這套電影無疑是別具一些深意有待我們發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