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說簡體

的確,時不時就有繁體簡體的論爭,沒完沒了,陶傑說的也是自己說了十多年的那一套,不過最近的這一波,他比起以前的嬉皮笑臉多動了幾分真氣,變得有點猙獰了。當中的變化,尤其是稱簡體為殘體,以及對同胞的詈罵,在在令人看到,陶傑在不知不覺間已受了妖道陳雲的古惑了!

這不禁不令人慨嘆,經過陳雲這個狗賊多年鼓吹,的確是成功吹起一陣妖風呀!不過陳雲作為教主其實又很不合格,其實他根本缺乏這種承擔的決心,也缺乏這種帶頭的勇武,他甚至根本不敢明言反共,有時聽他說相信共產黨也諒解之類的話真是笑到噴飯。簡單點說,陳雲也只是個鍵盤戰士而已。你看他看見陶傑抽水抽得起勁,他又轉頭去捧陶傑的大腳,唉~~~~~~

什麼學術說繁體、什麼五千年中華文化道統,歸根究柢,大家心知肚明,是政治問題,是心理問題,是反共問題。

反對簡體字的人是絕對不會有耐心和量度去客觀討論簡體字的歷史及其作用的。除了什麼廢除簡體字恢愎中華文化傳統之類的白痴口號,繁簡之爭有一個也是極為搞笑的論點,也就是繁體字較美。

陶傑:

反智的問題,出在一九四九年之後。簡體字強制推行,滅取正體,變成「國策」。毛×東推行簡體,動機是對中國精緻文化天生的仇恨。中國的正體字不但有美感,也有結構上的道理,但一九四九年之後,中國把象形中文字體的理性和感性蓄意摧殘,因為要遷就不識字的「工農兵」。簡體成為政治霸權,與「無產階級專政」一樣。

很有道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