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彭浩翔春嬌與志明

本來屎尿天才彭浩翔我是很不感冒的,不過個個都讚好睇,票房又勁收,所以咪睇下囉。

其實我不用看都知道彭浩翔的電影一向都是硬塞一些小聰明惡趣味再夾硬製造催淚愛情故事,以偽寫實的風格販賣所謂的地道香港風味,所以聽到一如所料的風評讚好,我都根本不屑一顧,不過,這一次我錯了,彭浩翔這套春嬌與志明真的挺有深度挺有心思—-或許,這是跳出了小香港之故?

首先,觀看彭浩翔的電影,對我來說,其中的趣味之一,就是尋找一下有沒有廁所情節。這一套春嬌與志明也沒有令我失望,而且,比起破事兒用尿射屎,這一回彭導的審美境界明顯提升了,余文樂竟然會將乾冰放在馬桶自製仙境冧女,幾浪漫呀!還有,楊千嬅如廁,電話掉到馬桶,有個光頭佬幫忙空手掏出,兩人就此撻着!

有人說光頭佬的義行成功贏得了楊千嬅的芳心,其實彭導在這裡不動聲息地一來調侃了楊千嬅是個港女—-1.笨,明明尿急都不自己動手,喂,你唔識攞左先,洗手再去架?如果不是笨就是2.隨口說謊,明明自己怕污糟又話如果痾左先拿唔返個電話。

當然,光頭佬絕對不是一個英雄救美型的人物,他被稱為阿叔,只是個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工具,這個人幹的是髒活,當的是跑腿,在這裡,彭導很聰明地奉承了香港人依然高高在上的心理。

順便提一下,彭浩翔的電影雖然經常被稱讚”很寫實”,從馬桶檢電話這一幕就知道有多寫實了,伸手入馬桶有幾難呀?竟然直接洗手?!還有,到底楊千嬅同余文樂由頭到尾有冇咀過呀?明明話放好水泡澡,圍條毛巾出來是常識吧?所以,彭浩翔的電影雖然好睇,又好笑又感人,不過千萬別跟我說”寫實”,OK?

我常說彭浩翔偽寫實,除了那些扮大膽而其實極突兀的粗口之外,根本原因在於他其實很缺乏創新的、直視現實膽量,你好比說他十分俗套地將這個故事設定為大團圓,而且是兜兜轉轉之後,你試過北妹我試過北佬之後,卒之還是發覺港女港男最好,即使最後飛車追女大叫對方名字的場面你不厭,那種完全無視於現實對香港觀眾的奉迎也真令人極為反感。

不過,我最後發覺彭導除了懂得拍香港人馬屁之外,他還頗有心思地為眼下瀕於爆發邊緣的中港矛盾提供了十分溫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