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女回頭

西貢橋咀島,約莫三點鐘,潮漲時候,連島的沙洲已被淹沒,唯一一個未歸人在遠處艱難行進,而在近岸,突然響起了一陣陣淒厲的叫聲。是個媽媽在叫—她的女兒捲起褲管一步步地開始了涉水前進。這個媽媽一陣一陣地叫,她的女兒一陣一陣地走。每當她叫,她就停住,回頭鬥氣般看看她的媽媽,然後又繼續走一兩步。終於,女兒已經走得夠遠了,媽媽也似乎放棄了—尚未,一陣較長的沉寂之後,她又叫了一次,這一次,女兒像是終於受夠了一般,以回來跟你算帳的步伐往回走。

為什麼她最後放棄了呢?是出於自己的怯懦抑或是對他人的順從?或許應該問她為什麼出走?如果沒有一個堅定的目標,就沒有堅決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