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踐踏

真草球場上,一個60來歲的阿婆歡喜地跟在老伴後邊,「幾十年冇踩過草地囉真係,返到廣州又唔俾踩。」她赤着腳,盡情地享受接近自然的樂趣。繞了一圈之後,意猶未盡,這位老太太搖着手在做健康操。「真係幾十年冇踩過草地囉真係,返到廣州唔俾踩架嘛。」最後還捨不得走似的,她和老伴索性坐在球場上,箕踞而傲,「怎麼這裡有這麼好的草地呀真是,不過我都直頭忙到唔得閒出來……」不遠處,租場踢波的人正在熱身射龍準備球賽。

對於自由的熱愛並不需要以對暴政的憎恨作基礎?接受命令是自由的第一條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