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上看到一段笑到爆錶的影片: 一個美國男人問他老婆:時速八十哩,行八十哩,需時幾何? 那個金髮婦人就開始數手指計算起來,時速八十哩,一分鐘多過一哩,那麼 當男人笑到無力,於是努力提示,老婆大人,請你特別留意 時速 這個詞的意思 這位漂亮的老婆仍然執迷不悔,當男人直接說出答案,你以為會有的「叮」的一聲卻沒有出現,那可敬的女士甚至反問:那那難道時速四十哩行四十哩也需要一小時嗎?that doesn’t…

YOUTUBE上看到一段笑到爆錶的影片:

一個美國男人問他老婆:時速八十哩,行八十哩,需時幾何?

那個金髮婦人就開始數手指計算起來,時速八十哩,一分鐘多過一哩,那麼…….

當男人笑到無力,於是努力提示,老婆大人,請你特別留意”時速”這個詞的意思…這位漂亮的老婆仍然執迷不悔,當男人直接說出答案,你以為會有的「叮」的一聲卻沒有出現,那可敬的女士甚至反問:那那難道時速四十哩行四十哩也需要一小時嗎?that doesn’t make sense.

這段影片再一次讓我們看到典型的無腦美國人,然而,卻又是如此開心快活的美國人。我們不禁會問,這個美國男人為什麼可以忍受一個如此白痴的女人?又或者,我們不禁會想,同樣愚頑的港女也肯定是所在多有的,但為什麼她們就比較難以忍受?到底,兩者的差別在哪裡呢?在男人身上還是在女人身上?抑或是在這個文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