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街頭,一個男人興高彩烈,手舞足蹈,他戴着耳筒但卸下了一半,他興奮地好像聽到什麼極好聽的東西要複唱出來讓人一起分享。但周遭的人並沒有對他投以太多關注,突然注意到此一狀況,這個男人竟然轉向遠方招手,好像他要分享的對象正在不遠處一樣。

旺角街頭,一個男人興高彩烈,手舞足蹈,他戴着耳筒但卸下了一半,他興奮地好像聽到什麼極好聽的東西要複唱出來讓人一起分享。但周遭的人並沒有對他投以太多關注,突然注意到此一狀況,這個男人竟然轉向遠方招手,好像他要分享的對象正在不遠處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