姣婆沈旭暉

沈旭暉真是越看越不對路,明明都講左N年N次話收山唔寫架喇,雖然都明知佢得個講字,但係明明前兩日已經嘔完13000字所謂萬言書以為佢會收手喇,點知佢真姣婆姣成咁,又再出多篇。

老實講,我突然發覺沈旭暉真係仲姣過健吾。而且論三五識七胡亂扮熟兜搭的程度真是絕對嚴重過健吾生N倍。你數數這麼多年來被他挑逗過的,真是罄竹難書呀,單單選舉以來,梁唐何,長毛曾鈺成,最後竟然連王光亞都唔放過,真是大食得太過分了。

其實呢,沈旭暉在香港能夠如此輕佻於報紙招搖於網壇,都是香港自由的一面信號旗來的。當然,這家伙能夠橫行無忌這麼多年,無人能動他分毫,多少也是有點可哀可笑的。

沈旭暉新寫的那篇東西,又再令我不吐不快了

首先,是枝節問題,沈旭暉竟然學人講邏輯,細心研讀第四點,你就知道沈真是賣弄聰明。

而且,因為中國共產黨不在香港註冊,所以任何被梁女士的方法「推論」為地下黨員的人,其實都不可能承認,因為吊詭的是,邏輯上,承認了的,都不是真黨員。

到底,這和”共產黨不在香港註冊”有什麼關係呢?更需注意的是,”梁女士”梁慕嫻的說法是:

「我哋宣誓入黨時,講明唔可以暴露自己同黨友嘅身份。」

沈旭暉首先就將人家的說話懶PRO地演繹為「推論」,然後又將”暴露”扭曲轉化縮減成”承認”,這是很不妥當的。

至於什麼邏輯吊詭就更是搞笑,地下黨員不能承認自己是黨員,當他們承認自己是黨員,正確的推論是:他們是違規的地下黨、不合格的地下黨,或者說是過氣的地下黨、變節地下黨、沒有誠信的地下黨、可笑而可鄙的地下黨。

沈旭暉樂於玩弄文字,本來沒有13000字那麼離譜也是無傷大雅的,但他應該沒有留意到,當他將”暴露”詮釋成”承認”時,他一心想褒揚維護的葉國華葉先生,卻被他置於了十分尷尬的位置。因為葉國華被他吊詭地篤爆了自己”承認”自己”不是真黨員”。

當然,在沈旭暉的詮釋中,曾鈺成葉國華之流是光明正大的,是固執可愛的,是開誠佈公的,而梁振英是—–

第五點”土共融於港”,本來真是很精闢的,不過太長,僅節錄一小節:

但他們沒有,因為他們比較明刀明槍,不太看得起種種左道旁門的暗算,對文革的瘋狂有親身經歷之痛;而且所謂「土共」,其實有本土思想的堅持,不少人對盲目的敵我矛盾式鬥爭反感,他們已與香港核心價值融為一體。

吊詭的是,沈旭暉在這裡應該是在曲線地說梁振英不是”土共”,因為他沒有和香港核心價值融為一體。

這還不是我最討厭沈文的原因,最令我不吐不快的是沈事後的”解讀”,煞有介事的扮高明曲線,其實如果你這麼明刀明槍,又何必那麼多迂言腐語自我保護。唉!沈旭暉的確是可以有本錢不必賣身入官場,但他卻未清高得可以少炫耀一點,他真的說了很多次自己怎樣怎樣無意於問達,只想躬耕南陽………..

當我看見沈沾沾自喜地自我解讀,然後得出A+B+C=ABC的結論時,我真是笑了。他只是想扮先知罷了。既然你又反CY,你又說那麼多”充滿期待”什麼”對梁先生的才學,從來十分欣賞”…….不是太虛偽了嗎?

當然,沈旭暉的文章要批評起來真是寫個130萬字都行,不過簡單點說一句吧,他的這篇文章批評梁慕嫻是批得很對的,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沈旭暉只是在炫耀梁慕嫻不能證明的,他能。他有梁女士沒有的內幕花絮。

於是,吊詭地,我們看到沈旭暉和梁慕嫻其實陷在同一個陷阱裡:他們企圖透過內幕去「推論」,去論證梁振英是地下黨,更值得留意的是,他們「推論」的其實是梁振英的不可信、奸詐和恐怖。

我對於上述「推論」方法的一直以來的反感在於,他們”推論”擴散的不是梁振英的恐怖,而是他們自己的恐怖。不是共產黨的恐怖,而是恐共的恐怖。

梁慕嫻、沈旭暉、前AO邵力競等等,全部都陷入了一個「內幕者謬誤」(THE INSIDER FALLACY),這種謬誤本來在八婆當中比較流行一點,不過隨着八卦文化,它已經泛濫到不行,連沈旭暉大博士都不能幸免。

直線導讀:

A-假如你認為「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本身是很重要的議題,你應該是最堅定的泛民支持者、或社運人,應該堅持自己的信念,批判任何認為共產黨身份不重要的觀點,然後直接跳到第9-10段,尋找支持「梁慕嫻推論」、而她本人也不瞭解的更具體證據,深化你的論述
B-假如你認為「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本身不是很重要的議題,而「梁振英能否維護香港核心價值」、「梁振英是否具誠信」等才是很重要的議題,你應該是溫和泛民、知識份子、建制開明派、溫和工商界等,應該閱畢全文,自行判斷
C-假如你認為「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本身不是議題,而「梁振英是否愛國者」才是很重要的議題,你應該是愛國陣營的開明派、獨立思考者、內地自由派朋友,應該閱畢全文,再向前輩核實而判斷
假如你不是上述任何一類,只需留意最後一段:筆者沒有公開任何不能公開的細節,但有參與相關研究及著作整理,即可
A+B+C=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