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時代的選擇

唐英年以幾乎是鄙夷的口吻指梁振英最大票源是漁農界,這讓我們再一次驚覺,香港表面上是國際大都市,其實質,更是160年前的,小漁村。

梁振英果然工於心計,他看清形勢,知己知彼,他有毛澤東一般的高超戰略,他的鬥爭藝術,簡單來說,無疑就是”農村包圍城市”,”遊擊戰”,”敵進我退,敵退我擾”,這位同志,無疑懂點哲學。

不過,無論梁振英怎樣狼、怎樣大奸狗、怎樣城府深、怎樣看不透、怎樣是黨的人,他這一次勝出,是絕對光榮而偉大的,而且是正確的,因為這是時代的選擇。

即使是黃毓民,他也會認為現在社會應該左轉,即使是沈旭暉,他也對梁充滿期待,即使是李柱銘甚至是陳雲,他們也從梁振英身上看到不一樣的希望。那麼,梁振英真的就只能是當仁不讓了。

當然,你說唐英年現在已經沒機會了嗎?當然不是,正如我一早已經斷定,由他參選開始,他一直是有一成機會勝出的,現在也是。不過,如果他勝出,這是一個時代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