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沈旭暉萬言書

痴孖筋的明報,竟然照登沈旭暉篇所謂萬言書。成兩版呀陰功!沈教授還自豪地說原文13000字添呀!

好心喇!宜家不是興環保麼?這真是人類歷史上最沒文采、最乏味、最無聊、最不知自制、最為寫而寫、最缺乏深思與激情、最難引人共鳴而最能令人入睡的萬言書了!

不過,這都是「縱」出來。作為學術明星、媒體寵兒,沈旭暉真是寫什麼垃圾都有報紙照登的!今次,只是變本加厲而已!

裁掉3000字,我們相信這不是「引痛割愛」的無奈,而是編輯為了表示自己「良知未泯」。

沈旭暉的文章有個特點,那就是讀完之後會令人喉嚨發癢,一則是令人想吐痰,一則是有種骨鯁在喉的感覺。但一個人要想說清楚沈文的問題,真是很難,必須要有1000個人同時討論,每個人說一個POINT,指出一點問題,那大約每人說5到6次之後,沈旭暉文章的毛病應該就說得七七八八了。

沈旭暉最好的地方是他喜歡自創框架,喜歡POINT FORM,但令人困惑的地方正正在於明明是1234567的寫,依然是看得人一頭霧水,叫人不好意思懷疑沈教授的功力而自漸智力不逮。你單是看看他的那是打破規範一二三四,什麼”選舉必須先對遊戲規則達成共識”…….你就十分為難,一方面似明非明,一方面想改他駁他但又好像不是一件易事……….

你好比說沈一手泡製的「選舉制度ABC」:

第一,「小圈子選舉」(制度A)、由中央欽點二人再讓二人「比民望」的「民調主導式小圈子選舉」(制度B)和「普選」(制度C),其實沒有層遞關係,而是三個完全不同制度,有完全不同的遊戲規則

怎樣完全不同制度導致怎樣不同規則根本就是十分老套而無力的假設,將ABC視為截然不同根本就是過分簡單化以至於誤導,沈的前設真是本身就十分值得懷疑。

值得留意的還是沈的推論:

答案其實是規則問題﹕時至今日,我們都知道唐、梁不是兩個人,而是代表兩個利益集團,假如唐營五年前就知道這屆將使用「民調主導式小圈子選舉」(制度B),自然會一早建議推出在制度B最有優勢的同路人任志剛,他不會害怕在制度B競爭;假如五年前獲悉採用普選(制度C),則會一早建議推出在制度C最有優勢的黃仁龍,他也不會害怕在制度C競爭。「唐營」支持唐英年的最大原因,就是五年來、乃至數個月前,都一直被告知(或他們相信的被誤導)在2012年,還是使用制度A,而在制度B、C毫無優勢的唐英年,卻是制度A最強勢的一人。於是,唐營認為破壞共識的,是偷偷單方面修改遊戲規則、製造既成事實、搞「突然襲擊」的對方。

如果你一開始就不認同沈自設的ABC,那看下去真是十分搞笑的。每一句話都令人搖頭。沈看似在分析,其實根本就是自說自話,無助讀者理解之餘更會混淆視聽。

其實,唐英年一早就知道民意/民調的重要性喇,他連五毛黨都預備好了,未辭職就已經搞定網站,他搞不上去也實在只是因為他太爛而已。而梁振英的民望能搞上去,其實還必須包括很多人莫名其妙的對他的防範。包括沈旭暉、蔡子強,很多人其實對梁長期寫文章、論政頭頭是道,本身是BUY的,卻又偏偏因這種那種因素而有所保留,例如是怕被騙。

當然,作為知識分子,加多一點提防,保持一點冷眼,也是不妨。但普羅大眾是直觀的。這個人看起來像樣,比起唐英年好太多,他們有時更能免疫於陰謀論和人云亦云。

所以說,沈旭暉說的什麼”唐營認為破壞共識””偷偷單方面修改遊戲規則”,真是十分搞笑。

沈在後文還有述及:

梁振英的經歷和唐英年恰好相反﹕他十多年來持續民望偏低,在社會有其認受危機,9個月前的支持度只有5%,現在則飆升至45%

同一道理,梁振英在選戰表現出色,但他的45%民望,也是通過另一對手不濟、和又一名不可能當選的人襯托出來,然而他入選總選前的這個「初選」過程(即在他民望低於5%的階段),卻是市民無可選擇的。

值得一提,沒有”梁振英十多年來持續民望偏低”這回事,更無”認受危機”因為在此之前,梁振英的”認知度”也根本不高,只是選戰後才急速提升。

45%的民望,也不能說”是通過另一對手不濟、和又一名不可能當選的人襯托出來”,即使不反駁這說法,還值得考慮的是,45%之中,有多少是傳媒製造的氣氛影響?社會犬儒心態有多嚴重?反共情緒?對小圈子的反感?

沈旭暉還提及曾蔭權曾有「70%民望」,其實這一CASE恰好證明梁振英的45%理應值得更高評價。梁振英要遵守行會保密制,從未有機會以大英雄的姿態呵斥有人是二流貪官,又或者有個官邸召見年輕AO訓話分享賞酒心得的呀!

個人認為沈教授認知有所偏差之外,他的推論甚至是荒謬而危險的:

  若沒有類似controlvariables,323民調是毫無意義的,正如「五區公投」當選人的92%「支持」是毫無意義的

其實呢,就算目前的民調有缺陷,仍然是有參考價值的—-當然連帶還有其他更多價值啦!橫豎現在大家都作模作樣的重視,何樂而不為呢?況且,這還是鍾庭耀做的哦,還信不過麼?在「五區公投」當選人的92%無意義的這一基礎上,恰恰證明了民調的重要性—–如果不是民調,你怎能證明投票的那92%是毫無意義?

第一屆特首選舉也有民調,當時候選人比較誠實,沒有說是「代表幾百萬香港人支持」;若這樣的說法也被中央認可,其實就代表這制度可變相取代普選了。那香港人怎會相信下任特首有誠意解決普選問題?

你明不明沈教授是怎樣得出這推論的?還是裝不明白好了!否則寫到2047都未寫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