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蔡東豪論梁振英

在寫“陌生梁振英”之前,蔡東豪對梁振英的態度並沒有那麼偏激。

2010年,蔡東豪寫了篇”我怕梁振英”,7月,寫了篇”我選梁振英”。

在”我怕梁振英”一文中,蔡東豪從梁振英的三篇文章中歸納出梁對郊野公園的態度很”可怕”,值得注意的是,梁的這幾篇文章本是論社會問題的,蔡的詮釋實在有所偏頗。

譬如蔡引梁文:

每人每天努力應付的,是維持生活的必需,我們有令人驕傲的郊野公園,但有多少人去親近;我們有讓人羡慕的維港海岸,但有多少人去流連;我們的鬧市與郊區近在咫尺,又誰去體會這種瞬間轉換的情趣。

其實全段是:

雖然我們一直說香港的社會階層流動性強,但除了少數真正擠入最高的一成人之外,其餘九成間的流動,只不過是居住300呎與700呎單位間的流動,交稅與不用交稅的流動,並沒有根本上的不同。每人每天努力應付的,是維持生活的必需,我們有令人驕傲的郊野公園,但有多少人去親近;我們有讓人羡慕的維港海岸,但有多少人去流連;我們的鬧市與郊區近在咫尺,又誰去體會這種瞬間轉換的情趣。

不過,後來他似乎已對梁”另眼相看”了,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成為對抗地產商的大衛,他甚至衝動到說要為梁站台呢!

聞戰鼓,思良將,我想到梁振英。面對地產商的欺凌,曾蔭權可幫自己辯護,這不是他的錯,他接手時已是這樣子,無理由要他解決幾代官員留下的爛攤子。我無氣力去追究曾蔭權,不過振英哥,你不同,你恨做特首,但未上得工。我發夢市民有權選特首,我一定在你上工前定下條件,條件就是改革地產業的種種不公平。我覺得「阿爺」不大管地產,內地冇發水樓,阿爺冇講過地產商一定要賺大錢,阿爺最關心的是社會和諧,而香港社會明顯地因地產商的手段變得不甚和諧。

我想通了,政府跟地產商這場對弈,只有一個方法,外國人形容為Poacher turned gamekeeper,由偷獵者轉為看護者。以振英哥你在地產界的經驗,捨你其誰。我決定投你一票,願意幫你站台助選,條件是你要盡你的一切能力去保護香港的郊野公園。從大浪西灣事件看到,政府不主動出手改例和設關卡,郊野公園遲早變成富豪私人樂園。

可見,蔡東豪曾經對梁振英沒有太大的成見,至少,沒有現在的”不寒而慄”。我不知道寫完”我選梁振英”之後,蔡東豪有沒有真的去研究過梁振英有關環保的政綱和看法,不過就他的”不寒而慄”來看,我們真的找不到太多實質的論據。好不好我不知道,至少梁是提過一個「鄉郊保育信託基金」模式。

有時候其實很好笑,很多學識很好很聰明的人,他們也絕對敵不過「公眾意見」,他們也只能順着人云亦云的說法、框架去思考去感受。

其實,你蔡東豪說梁看不透,梁文道說他城府深、奸,你們真的有細心看過梁振英嗎?據我看,梁振英有時得意忘形起來,笑得簡直不受控制,他勝券在握時志得意滿躊躇滿志的樣子,真的看一眼就看得出。

我還必須說,他宣佈參選的那個集會,他彈跳着上台的可愛勁、誠懇勁,我還真的有點小感動哦!

再還有,他奸不奸都好啦,他回應醜聞的態度,讓我們感受到他在努力做一個君子。不知你可會同意?

幸好,在這個「懷疑」的世代,我們有時慶幸可以看見網民們有時候也真的有種不受人惑的寶貴的清醒,以下是一些網民對蔡東豪文章的反應:

  • 好多人用….睇唔通呢個人….佢好奸…..有機心…..
  • 其實唔通佢可以分一百幾十億比佢屋企人, 做皇帝咩. 商家驚的就係控制唔度呢條友, 而家曾特手同人食下飯都比人返轉咁制, 有兵個可能做到佢地講咁驚心動拍. 比唐唐上場就唔使改,照而家咁D地產佬就開心.
  • 文章中提到自覺「看不透」梁振英的人,其實全都是曾班子治下一帆風順的既得利益者,他們的憂慮並非因為「看不透」,而是因為感受到威脅。這幫傢伙反正是安逸得太久了,來一點調劑不好嗎?
  • 用梁振英的讲法,批评人要具体. “「看不透」”??? 难道要抓 “透明人魔”当特首?“政商精英”= “既得利益者”. 如果“梁振英永不顯露真性情,處事不留痕迹,擁有非凡演說能力,即是說,他就是接近完美的政商精英。”,他不但能当特首,更可做国家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