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養乜人?

前AO邵力競又有新文,金句比上次更多,你看:

  • 你的眼淚也許觸動了人們的同情,但卻沒法洗淨你的錯誤
  • 你們犯的錯誤,怎麼是一次甚於一次?如果對你們的錯誤再得過且過,是否代表你們可以一再測試我們的底線?可以無止境地濫用我們的寬容?
  • 閣下與其再為一己的不幸而哽咽,倒不如為我們集體的無奈而流淚

最難頂係最後竟然學阿健吾生扮熟點歌,骨痹死人!

最後,我以一個普通市民的身份,點一首內地網路上流行的歌曲送給閣下──冷漠的《傷心城市》。歌詞曰:

最唔掂的是,這是一首大陸歌,香港不是已經DIE左鳥嗎?怎麼還要大陸人來替你傷心?

我喜歡看那些「過來人」或「行內人」爆內幕式的東西,看邵力競的文章也很有這種味道,上次他的那個「身為前公務員」的身份已經教人O嘴的了,不過倒是很可以說明問題。陳志雲又係前AO,季詩傑又係前AO,黃明樂又係前AO,以前做官的做政府的統統都可以大模廝樣繼續頭戴光環又或者自我感覺良好—-當然急不及待搵真銀就更不用說了。

連陳雲王岸然以前都是政府養肥的呢!

言歸正傳,邵力競的文章令我覺得好笑的地方又是那個老問題,他寫的東西、他爆的料、他刻意從提的舊事……真的有什麼作用嗎?

你3月1日在立法會的演出,我現場看了。從前是作為公務員走公務通道去開會;那天以公眾身份

需要這樣才體會得出你和特首相距很遠嗎?怎麼我看來看去老是感到這些從政府出來又在罵政府的人其實很懷念以往的日子?你他媽的要覺得政府不好為什麼需要身為一個平民才能感受?這要不是低能要不就是偽善。

當然喇,說到底這兩篇文章我個人覺得絕對寫得無甚足觀,可以討論質疑的地方太多,例如:

我們的共同悲劇就是沒有合理的政治制度,所以產生不了好的政治人才和政治監督,最終連固有的廉潔傳統也腐蝕掉

又如:

曾經被譽為東方之珠的城市,怎麼不到二十年就墮落成這個樣子

還有論廉署查辦:

記得十四年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女士,在新機場開幕一事上,尚且出席了立法會按照權力及特權法成立的委員會。你現在位置比你的老上司尤有過之,所涉及的是更核心的核心價值問題。現在,立法會竟然否決了引用權力及特權法來查你,只是虛與委蛇地推給廉政公署。

不過和作者爭辯應否由廉署調查之前,單是幫他理清那混亂的文筆已夠煩了。而叫好的讀者是絕對不會花這些時間的,大家也真的太需要有人為700萬人發聲了。尤其是從政府出來的,罵起來就更加擲地有聲鞭鞭入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