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的巴黎奇幻冒險

原名叫HUGO,台灣叫雨果的冒險,香港叫雨果的巴黎奇幻冒險…..3D添!證明了什麼?香港最懂文飾?抑或香港最需要文飾?

全片最「冒險」是這一幕:HUGO跳進火車軌撿拾鑰匙,烈車高速馳至,煞掣不及,火車出軌,衝崩月台,橫掃車站,慘烈過溫州事故!

不過,這只是一個夢。雨果的夢。夢的意思是:如果拾不到那鑰匙,雨果本身就會變成一個機械人,手、腳、心、臉,然後整個人全被全機械包圍密封,這是雨果的悲慘世界。

機械人使人羞愧,使人痛苦。解放的力量來自夢想、來自愛。

車站警衛有隻機械腳,鼓足勇氣以機械的微笑去向表白,但俯身去嗅花香時因腳不好使而出糗,但被原諒了。他追捕雨果時上樓梯都數數,他最後研究出三種笑法,他是一個機械人,然而愛情救了他。

而那啟動雨果的機械人的鑰匙掛在依莎貝身上,是心形的。

兩個小孩子,看着機械人獲得生命之後畫出父輩的「啟示」,揭開被掩藏的傷心秘密。

隱姓埋名的老先生,原來以前是個充滿夢想的天才。由魔術起家,由有變無,到拍電影,由無變有。最後在戰爭和時代的逼迫下事業被摧毁,他的電影膠片被融成化學物質,最後造成鞋跟。充滿痛苦,以至於他根本不願回首前事,因為看到小雨果的小本子翻起來有電影效果而予以無情的沒收。

和〈藝術家〉一樣,這是電影的懷舊,是對先輩的致敬,是對電影夢的回憶。老先生在回顧展上的致詞,無疑是電影接班人的鼓勵。他感謝小雨果的勇敢讓他重新站起來。我就想到小雨果逃避機械腳警衛逃捕時成為電影角色,重演他看的電影裡吊布時鐘的針上那假裝的驚險—–如果時間可以如此撥前撥後,那敢情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