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與正義:方舟子、韓寒、唐英年、插隊阿伯

今游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 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 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司馬遷

韓非說「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兩者皆譏,而到太史公則是「俠客之義又曷可少哉」,開崇俠之端,然後最貼近有我們的金庸鼓吹,又有魯迅暗諷,千年流變,「俠」變成了消滅不了,又實現不了的一個夢。

當今世界無「俠士」,而僅有「俠事」,即使有所謂的俠,也僅是CG化的、人工化的、產業化的、SHOW-BIZ化的,尹光是俠、周秀娜是俠,韓寒是俠、方舟子也是俠。而八卦是事,消費是事,喧鬧是事,發泄是事,出氣是事,解悶是事,報仇是事。

和以往偷偷摸摸吞炭漆身不同,當今天下正義的追求必須和八卦與高調聯合起來,任何失落的公正和真相都最後都要在互聯網上見分曉。你說唐英年僭建如果不是仰賴700萬人同樣的好奇,正義又怎能彰顯?他又怎會道歉認衰?要不是報紙電視定格追訪,又怎能照見曾蔭權像隻哈巴狗一般的真像?試問方舟子打韓寒,假如不是八卦,會揪得出這麼多韓寒這麼多的罪證出來?

值得留意的是,方舟子的確是有點俠客情結,但他打韓寒動機和目的基本上都不是「正義」,他說只要韓寒道歉認錯就行了,他說如果不是韓寒反應太大兼嘲笑他秃頭就也不會還擊,這恰恰反映刺激這位俠客不懈的打假努力更多的不是「正義」,而是「八卦」,有沒有「虛榮」在內則暫且不論。

「俠」必須是目標為本,原則為本,理想至上,俠客不能小眉小眼,不能雞毛蒜皮。然而,方舟子打韓寒真的是雞毛蒜皮的,然而,他的堅持不懈與品牌效應,卻足以使雞毛當令箭使,在他的大旗之下,吸引了四方八面的奇人異士,一次「八卦」的狂歡席捲了中國網界。

最有力打倒韓寒的證據不是方舟子發現的,最有條理最有說服力最好看的文章不是方舟子寫的,甚至最「死心不息」堅持不懈從一而終歇斯底理要打倒韓寒的也不是方舟子。這一點,很有趣地,是韓寒的冠冕值得保留、他的新衣值得讚美的原因。

「韓寒是人造」此一鬧劇沒有多少正義性可言。打假的過程有一個重要的盲點,也就是為了打倒韓寒,人們拼命將他捧成是「天才」,事實上,韓寒以前的東西和現在的東西根本就沒有多少落差嘛!韓寒沒料到難道值得這麼驚訝嗎?從他的辦《獨唱團》開出史上最高稿費、卻竟然請香港的彭浩翔這個「屎尿天才」去寫狗屁小說已經知道韓寒是個傻瓜啦!

所以,方舟子的問題在於,他錯誤地以為捧韓寒的人和韓寒一樣都是傻的。或許,當韓寒倒下之後,方舟子就會知道韓寒的可愛的。因為,放眼當今中國,還有誰看起來如此偉大卻又如此多漏洞軟肋讓他去盡情攻擊的呢?或許………下一個是………唐英年?

附錄:

魯迅論俠:

然而为盗要为官兵打,捕盗也要被盗贼打,想要十分安全的侠客,都觉得这么做是不妥当的,于是有了流氓。和尚喝酒他来打,男女通奸他来捉,卖淫走私他来凌辱,为的是维持“风化”,农村人不懂上海规矩他要欺负,为的是看不起他们的无知,女人穿超短裙他要嘲骂,提倡社会改良他要以刀链相加,为的是宝爱秩序。后面依然是传统的靠山,面对的又不是浩荡的强敌,他们就在这其间横行过去。

阿伯打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