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陳雲又自瀆

A woman was reportedly chased out of the train by commuters after combing her armpit hair openly at about 9.45pm on Feb 15.

It was later revealed, however, that this story is probably just a hoax. 

 

過度自瀆醜聞之後,陶傑又再中招了,在他的新潮文中他寫道:

腋毛自梳文化

中國大陸一名女移民在新加坡乘地鐵,在車廂裡梳理腋毛,當地的乘客看不過眼,憤而將該名「腋毛自梳女」趕下車。
這個梳腋毛的中國女人,在新加坡當按摩師,其失策之處,是沒有把一叠香港的華文知識份子評論剪報,貼身收藏在胸圍,遭到新加坡人驅逐時,把香港的學院、平機會、高官言論掏出來,像當年讀毛語錄一樣,高聲朗誦:「一,腋窩留毛,是中國人的文化……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php?iss_id=20120225&sec_id=12187389&art_id=16100546

然後白痴陳雲又借勢跟屁:

各位左翼、文化界、社運界,可喜可賀,陶傑仁兄終於徵引你們的理論,支撐中國大陸婦女在新加坡地鐵車廂梳理腋毛了。
陳雲按:這些新加坡乘客,是根據什麼法例將大陸婦女趕出車廂的呢?為何這些新加坡乘客不叫列車公司職員處理,竟然直接行使群眾執法的暴力(Volksjustiz;folk justice)呢?各位左翼、各位旅居香港的大陸同胞,又是你們去新加坡領事館抗議,保衛血濃於水的女同胞的寶貴機會了!為何你們還沒人出手呢?你們怕了新加坡人、怕了新加坡政府嗎?你們三番四次來與陳雲糾纏,說我煽動種族歧視,現在新加坡人欺負中國人欺負到出面了,你們為何啞忍呢?我早前在面書抗議過,我只是認為該婦人的行為怪異,但我認為可以包容,也沒犯法,新加坡乘客不應將她趕出車廂的。我是唯一一個撐這位女同胞的香港評論人吧?我是不怕得罪新加坡人的。

我們網民們吃花生看熱鬧不問青紅皂白是可以,但你陳雲是未來香港之父來的呀,用得着這樣借題發揮嗎?

先用常識想想吧,這是真事嗎?大陸女人是有很多留腋毛,但你幾曾看過她們當眾梳腋毛呀?即使是梳,三爬兩撥,這麼短時間能引發群體反應嗎?被人趕走的女人幾歲什麼職業趕去唐人街返工都知道?

很明顯,在借題發揮之前,我們必須懷疑這很可能是借着近來的話題偽造的惡搞新聞。這些新聞對於台灣來說、對於陶傑和陳雲來說,是很有吸引力的。

不過很可惜,陳雲沒有勇氣自焚,只能將他口中的所謂「勇武」投射到虛構的新加坡女人身上,正如他將對共產黨的仇恨投射到廣大中國人身上一樣無知,他沒有勇氣面對現實,面對真相,一味自瀆,真是一個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