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玩陳雲

OHCE:喂陳雲,好唔掂呀你,以為你宜家夠紅,點知我狂丙你都冇人睇既?你睇下人家方舟子插阿韓寒,全國狂歡呀!證明你老人家的吸引力……唉

陳雲:喂,香港城邦自治宜家幾流行呀?反蝗一出鬼神驚呀!

OHCE:夠喇陳雲!只是傻蛋才會覺得你的什麼城邦自治有價值,只有蠢蛋才會認為反蝗聲勢浩大。你作為一個博士,不要再沉迷做網上教主了,不要墮落到跟高登仔起哄….

陳雲:咁我每逢出文就必定引起好多留言喎,好多LIKE喎,帶動討論喎……..

OHCE:唉!大師呀!你要看看有多少人BUY你?BUY你的人又是什麼質素?高質素的人又是怎樣回應你的?到目前為止,有哪一個有份量的人支持你?老實說吧,現在香港會寫和不會寫東西的都去玩微博,有點學問文才的統統都費事發聲,那才看你而已!

陳雲:喂,我有同道架,博士級數架……

OHCE:唉!城市論壇果個?一睇已經知道他和你一樣,都係有病架喇!真的,據我看,BUY你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點病態—-思想上的病態。

陳雲:………….

OHCE:不過咁,陳大師,其實我又真的不介意你高調日日發文,因為論白痴,你絕及不上曾蔭權唐英年,但人最緊要是新鮮感嘛,現在最能令我們開心的是你……….

陳雲:…………

OHCE:做乜鬼唔出聲呀?大師?等我又逗下你開心喇,你睇你寫乜:

國家如婚姻一樣,不是什麼值得希冀的好東西,有時它真的逼近目前,反而令人恐懼和遲疑。

我發覺你真係好鬼淫賤的!聯想到你叫雞的習慣和對妻子的態度,真是令人感嘆!

陳雲:………………..

OHCE:還有呀,我看你那支什麼鬼龍豬謝安旗…..哦,龍豬獅子旗才對,點解三隻野都伸條脷出來幹什麼呀?我相信成個圖像真是透視出你的淫賤道人的思想,你的城邦自治完完全全是個精神上的自慰。你睇下你隻獅子,伸條脷出來像什麼?難道不是一隻狗嗎?

陳雲:……………..

OHCE:還有呀,你看看才女高慧然說什麼:

香港到了這絕境,政府軟蛋、政客唯利是圖、輿論假扮世界大同,只有陳雲這樣的弱質文化人肯站出來做草莽英雄。悲壯啊。

陳雲:……………..

OHCE:怎麼樣?很開心呀?有沒有看到人家說你是”弱質”文化人呀!等你還以為自己很「勇武」!

陳雲:……………..

OHCE:還有呀,你的笑話,到目前為止,真係要以你依篇破共心法最正,看後真是令人五體投地,我當然要盡一分力幫你永久留傳讓人賞玩喇:

陳雲攻破妖共迷霧的方法。

一開始,你就不要理睬港共的問題,徹底鄙視這群奸詐的廢物的一切,因為我們要的,是港共理睬我們自己的問題,不是我們去理睬這群廢物的問題——他們是一群自覺香港沒有問題的廢物。然後,由於你不在他們的框架之內,思想不被框住(non-framed mind),你會輕易參透中共與港共的策略,而這群廢物的所謂策略都是極為笨拙和低俗的,只是執行得夠殘酷和毒辣而已。你看穿他們之後,甚至驚訝為何這種段數的廢物,竟然可以統治十三億人或七百萬人。因為這群廢物都是被自己圈養的一群鼓掌員和吶喊員所拱衛着的,他們在圈內沒有真正遇到冷靜而毒辣的對手,故此他們對外界的清醒者的看法,所知不多。而當他們遇到冷靜而毒辣的對手的時候,會樹倒猢猻散,全軍覆沒。中共的統治術只有一條:殘酷,用殘酷將對手壓扁而失去權力慾望與奮鬥心。

這是我的破共心法。這樣看待共產黨,即使不是料事如神,也會立於不敗之地。將心法傳出來,大家賞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