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專訪陳雲4

OHCE:喂陳雲,醒下喇,你睇你寫的,「高登蝗蟲論,一出鬼神驚!」真係睇一次笑一次呀!

陳雲:點好笑呀?係,我知你話我跟高登仔口水尾丫嘛,但這是香港唯一可以對付中共的方法…….

OHCE:MAD 丫嘛,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你要讓你可笑言論留低做記錄,我一向十分支持的:

於中港之間是處於殖民宰制關係,香港對中國是弱勢對強勢,故此香港人一定要識得發惡,否則一味溫良恭儉讓,必定被大陸人欺負到底,下場慘淡。總之一句:讓蝗蟲飛,讓蝗蟲多飛一會,直至政府改變政策為止。政府投降之前,呢隻蝗蟲,係香港人的法寶,老虎蟹都唔好放! 正所謂,老虎唔發威都卑人當病貓啦,何況香港只是一隻Hello Kitty!呢次蝗蟲論,只不過是Helllo Kitty 發惡咋,就被香港左翼及文化界誣衊為希特拉、法西斯,有無搞錯啊?

陳雲:我有講錯咩?

OHCE:大師,唔好玩喇!呢隻蝗蟲,係香港人的法寶?蝗蟲論令政府投降?你三歲細路小學雞發爛渣上左報紙頭版,咁就以為自己贏左?你不如撼頭埋牆、當街裸跑、爬上警察總部噴漆、走去青馬大橋跳橋好過喇!你話要做特首都俾你做呀。

陳雲:喂,都話Helllo Kitty 發惡咯,咁認真做乜呀?

OHCE:唉!陳雲,所以真是不知說你白痴好還是可愛好,老虎唔發威被人當病貓,何況香港只是一隻Hello Kitty? 你這是什麼狗屁邏輯呀?依你之見,Hello Kitty 發威就會有人驚了麼?

陳雲:咁宜家政府政黨左翼分子係咪驚先?

OHCE:唉!你話自己有愛滋病走去叫雞人家就驚!Hello Kitty 發惡人家就當你是笑話!老實說,我一向認為法輪功定期巡行阻街,用那些核突圖片唱衰共產黨,得出來的效果恰恰不是削弱共產黨的威信,而是令法輪功本身讓人討厭。搞不好,還詭異地鞏固了、合理化共黨的統治和壓逼手段。

陳雲:你是替蝗蟲辯護嗎?你支持中共獨裁?

OHCE:別低能啦陳雲,一反對你反蝗就等於幫大陸人呀?其實你自己本身作為一個學者一個博士,根本你全部的說服力就建基在令人覺得客觀中立講理,你講城邦自治根本無需訴諸反蝗論調,而你偏偏就要去趟那混水,去學高登仔……….

陳雲:我學高登仔?

OHCE:哦,你以為你是教主,你是頭目?不要讓我說中吧,三兩個月之內你已經被人打番在地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呀!

陳雲:你是說網民會插我?

OHCE:宜家都好多人插你架喇!唔係你又哪用怕得叫人去插陶傑呀?:)

陳雲:咁又係,你宜家都插得我好重手啦!

OHCE:喂,我依D點叫插呀,我係點醒你呀大師,最多係取笑下之嘛,我個BLOG冇人睇架……

陳雲:你是說看你BLOG的都不是人?

OHCE:哈哈,哈!好好笑!來看我的BLOG的當然都是有才有識、特立獨行、博聞強記、文武雙修、詩畫雙絕、出得廳堂上得睡床…………………..

陳雲:但係我D FANS夠多喎

OHCE:唉!老實說,據我有限的觀察,你的FANS有一個比較突出的特別,那就是:有點病態。有些遣詞用字學到你十足的,連樣子都是病懨懨的。

陳雲:那在這個亂世,有病可能才是正常的表現………

OHCE:哈哈,莫非大師你是有備而戰,莫非一直以來走火入魔只是一個角色?莫非大師你隨時準備放火殺人然後扮精神病發?

陳雲:好計!我現在正式將這個提議劃入戰略考慮。

OHCE:係呀,其實你鼓動你的信徒話會發動自殺式攻擊,包保自由行即刻全部不來,香港獨立都可能!不過有警察搵你果時希望你頂得住啦!我真的很想看看你有機會表演你的「勇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