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專訪陳雲3

OHCE:喂,陳雲,你又有笑話喇!

陳雲:喂,你知唔知我習武架?我打………….

OHCE:坐番低啦,習武!你修道添!睇返你D舊文,竟然睇到你2000年話自己是修道之人不宜談論妓女,真係笑死我鳥!

陳雲:有乜好笑?

OHCE:大佬呀!你寫左多篇文講叫雞呀?你的風月場所田野調查掌故蟲談雖然懶係民俗學,但是你以為可以掩人耳目麼?我發現1993年你還真是坦蕩地讚賞港男北伐叫雞反攻大陸添呀!可惜,今日你已沒有那股豪氣了!

陳雲:喂,你………唔好再提喇!我宜家好多中學生FANS架,教壞佢地就唔好喇!

OHCE:嗯,咁又係,你可能仲要做教師高舉儒門大義搵飯食的,放過你喇!不過,陳雲,我真的很想告訴你,其實你真係做左傻仔喇!你以為自己是教主,其實根本就是被人利用的木偶公仔而已!

陳雲:此話怎講?

OHCE:首先,城邦論/自治運動是你提出的,但跟在你後面吹這套東西的,心眼裡想的,根本就是港獨…….

陳雲:喂,聲明先,我既城邦論其實就係捍衛一國兩制既「兩制」咁解!

OHCE:我知,我一早就知喇,而這正正是我覺得你可笑可悲的地方囉!既然「自治」就是「兩制」,你提來幹什麼呀?用那支獅子乜乜旗是什麼意思呀?係,所謂”城邦論”個概念係新鮮D美麗D,亦都可以REFRESH下「兩制」的內涵。但你看看跟在你屁股後面又拍掌又跳的是些什麼貨色?如果你不是詐傻扮懵想暗渡陳倉,你就真是真心膠了。

陳雲:喂,你高登仔泥架?高登仔應該好BUY我架喎!

OHCE:別講笑了!你已經夠好笑的了。老實講,如果所謂的香港自治運動追求的就是港獨,其實我都不會說你傻的,恰恰相反,你不夠膽講不敢認不敢做,就令我覺得你假,你低能…….

陳雲:到底你覺得我低能定係白痴架?

OHCE:哈哈!大師也真可愛!唉,長話短說了,我說你低能實在也是替你可惜,我聽你講話就知你根本就是真正的野心家行動家,你變成教主根本就是身不由己,你根本就被人騎劫了!在「反蝗」一役已經看得很清楚。你根本就變成了跟屁的傻瓜!

陳雲:此話怎講?

OHCE:唉!好歹你也是個博士!任何一個正直開明的人都不會樂於訴諸蝗蟲這種論調的。連那些出來唱蝗的小朋友也懂得避忌,說蝗蟲所指不是大陸人,反蝗廣告被平機會批評,還要扯那是草蜢的廢話!偏偏你這個傻蛋,竟然懶係扮晒反蝗代言人直言不諱硬要說無不妥……

陳雲:咁FACEBOOK咁多人俾LIKE我,我唔出頭點得呀?

OHCE:唉!算把喇陳雲!我都話你係夠勇既,就準備定軍火或者自焚,這樣我會很尊敬你。不過你現在又扯什麼”我們要求的城邦自治權,開始逐步取回,這只是撥亂反正,相信北京也會諒解。”什麼”一國兩制是可以成功的”,你是不是太鄉願了點呀?

陳雲:個個都話我法西斯希特拉,你竟然話我鄉願?

OHCE:梗係喇!你以為自己可以做到希特拉嗎?真是笑話!什麼北京會諒解?什麼一國兩制可成功,這不是笑話嗎?

陳雲:但…………

OHCE:但乜鬼呀陳雲,我知你以為政府政黨行動阻雙非是「反蝗」論的功勞,什麼反蝗論一出即刻做野………唉!你真係笑料太多了

陳雲:咁唔係高登仔祭出反蝗論才收到即時效果嗎?

OHCE:哈哈!哈哈!哈…訓覺先喇大師,訓醒再笑過你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