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專訪陳雲2

OHCE:陳雲大師,唔係講笑,我最近真係越看你越好笑,剛剛看到你又大發謬論,說什麼中港三大不對稱,仲叫人廣傳,說什麼大家知道這些常識就可以和大陸人駁嘴駁舌!你真係唔好笑死我喇!

陳雲:喂,我以前在政府總部工作(2002-07),就是做政策研究和政治顧問的,我寫的東西,不算是右翼,而是執政者的必須知識和政治判斷。不論是港府或中共,都要看的!那些傻瓜左翼,以為這種執政者思想,就是法西斯、希特勒,他們是發了神經病!

OHCE:哈哈!我知,你要自吹自擂,我幫你copy貼多一次啦:

我出了政府總部,大家才有機會讀到這篇網誌的政治分析:簡明有力。以前,只能是局長以上的官員,才有機會讀到的。各位讀者喜歡讀我的政治分析,是因為我當讀者是董建華、曾蔭權這樣來寫問題的!這也是學術公開,令各位讀者醒目一些,做個聰明香港人!

陳雲:有乜咁好笑?

OHCE:哈哈!哈哈!哈!大師呀,你真係白痴得太可愛!你想知你怎樣逗笑嗎?請你看看你寫什麼吧—-“是因為我離開了香港政府總部多年,又不在《信報》寫政論專欄,港府變蠢了嘛!”—-你知道為什麼你在政府工作的時候,政府會看起來聰明一點嗎?那是因為有你這個白痴墊底丫嘛!

陳雲:喂,你不要含血噴人!我是一個教師,我要以儒門大義………..

OHCE:大師,你坐返講得架喇,我聽你演講果時仲自吹自己以前做官添!老老實實,你這個職位可以稱之為官麼?

陳雲:當然是官啦,官者,在政府中擔任職務之人也,我雖然不能發施號令點人做事,但係高薪厚祿指天篤地,兼夾唔使拋頭露面受人指罵,不是高官勝似高官架!

OHCE:哦!原來是咁的!怪不得你有時間對九龍塘等等風月場所研究得咁仔細囉……哈哈,說笑罷了。大師,其實我一直都懷欵你是因為被人踢出了政府,冇左一份絕世筍工,因此憤憤不平,因此掉轉槍頭大罵政府,是這樣麼?

陳雲:左翼要找種族歧視的人來攻擊,請找陶傑,不是找陳雲。陳雲的思想是執政者的思想而已,不是屬於勞動階級的,也不是屬於資產階級的,而是屬於中立的執政者的。

OHCE:喂,大師,你聽清楚我個問題先,唔好亂up廿四先得架!我係問你,係咪因為冇料到被人踢走所以大罵政府呀?你說什麼你的思想是執政者思想呀?你醒d得唔得呀?

陳雲:I earn my salary with honourable service,就是這樣!好,食飯了。

OHCE:喂喂喂,大師呀,你不要這麼逗我開心了好嗎?你一個小時已經說了「好了,發完脾氣了,去食午飯!」我看你幾十歲人,真是一點都不化的,枉你還自吹修道習佛,唉!原來你這些所謂中立意見叫做發脾氣?!

陳雲:唉!當然了,我都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我「這是為了中港族群的和諧共處啊!」

OHCE:我知,「左翼要找種族歧視的人來攻擊,請找陶傑,不是找陳雲」丫嘛!話時話,大師你好似好怕人罵你法西斯希特拉喎!其實你大可以放心,我看你真的沒有那種超人的意志,真的。再說吧,罵你希特拉一樣,也只是一種MARKET SINGAL而已,兩邊戥勻,這是為了中港族群的和諧共處啊!

陳雲:………..

OHCE:大師呀,你先吃飯吧!我今天暫時笑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