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專訪陳雲

【引言】有見陳雲已經升級成為大師,以城邦論成為教主,已經一躍成為香港最閃亮的文化明星,OHCE特別邀請他作了一次詳細的訪問。

OHCE:陳雲,聽講你最近俾香港人網班主持激到彈起,講左兩句就發老脾CUT人線喎!

陳雲:哦,這個我早已解釋過了。原以為香港人網昨晚的「五星級解密」是記­者座談,豈料是鴻門宴。這些不分是非、不知羞恥的中國流氓,印證­了我在《香港城邦論》第一章寫的——毒國歹民。我不是說大陸人都­是壞,而是提醒香港人必須警惕,他們來自另一個族群,有另一套意­識形態,當他們的同胞在香港犯錯的時候,是容不得香港人譴責的,­反而要我們包容,我們用蝗蟲來譴責這些犯錯的人,北風說罵這些犯­錯的人是蝗蟲,是不道德的行為。我忍無可忍,高舉儒門大義,直斥­其非。

OHCE:喂,陳雲,這些你在FACEBOOK自己地盤自說自話解辯遮羞,十分廢話。老實說,我覺得你真係真係好唔掂喎,一點小小的質問都經受不起!網台主持仔泥架之喎!

陳雲:喂,老老實實,你到底係來訪問我定係質問我?

OHCE:喂,陳雲……..

陳雲:老師都唔叫句,冇D禮貎!

OHCE:喂,陳雲,唔好咁幼稚好唔好!陳景輝夠叫你陳雲老師喇,乜你覺得你好有禮好尊重你咩?咪又係插到你暈?捧你是方便插你,明不明白?你唔好真係當正自己係大師先得架?老實講,我其實覺得你好白痴。

陳雲:你覺得我白痴又點解要訪問?

OHCE:哈哈!因為…因為你提出了城邦論囉…

陳雲:你是說提出城邦論是白痴麼?

OHCE:唉!大師,你別多心,咱們心平氣和論論理嘛。老實說,我覺得城邦論能夠引發網上一點反應,那是因為它提供了一點精神自慰的可能性!不過那只應屬於一個中年男人的幻想,而一幫大有為青年在後面跟屁就實屬可悲。

陳雲:什麼?精神自慰?

OHCE:是的!不瞞你說,陳雲大師,其實以前我是你的讀者,你寫叫雞的文章,實在寫得叫人無話可說,資料翔實,觀察入微,描寫細緻,相反,你現在學人寫的什麼城邦自治論,則十分大而無當,無病呻吟,完全是兩種境界!

陳雲:…………….我頂………..

OHCE:大師,咪發癲住!我說得對不對先?其實我對你你是做過一番研究的,譬如你以前的訪問,對於召妓的看法真是極有心得,我認為真是達到了作為一個雞蟲的最高境界了!—-

「我在歐洲讀書發現,梁文道也寫過,法國大革命期間,人民讀的是色情小說,所以當時行為特別大膽。有些極權政府禁色情,禁慾望禁衝動,令人民抑制。曾蔭權一坐正,便對付《蘋果》風月版,禁雞,食的雞和行的雞都禁,掃黃特別勁,之後禁言論,是同一件事。」

陳雲:喂,唔好提番D舊野喇!

OHCE:NONONO,老師呀,其實我認為,從你對叫雞的看法可以看出你對城邦自治的理解,這裡面的思想脈胳是十分清晰的!而我認為你與其鼓吹反蝗,不如鼓勵你的信徒叫雞以爭取政治自由達致終極解放,我相信這是一個比較可行的方案!不過前提是你必須身體力行身先士卒…………

陳雲:……………………..唉,老了……………………..

OHCE:別這麼說呀大師,聽說你以前常自稱貧道,現在又高舉儒門大義,咒地產商下地獄時還說自己修佛說話已經有法力,放眼當今世界,挽救地救看守宇宙,除了陳奕迅,我相信就只有陳雲大師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