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當年,那種惘然

 

致香港社會科學院的報告

親愛的社會科學院的先生們,女士們:

 

78日傍晚,晚飯時間,一間現代化的連鎖式食肆,在此本來並無需要交待其晚餐的諸種選擇,唯因心思縝密之先生女士們可能會在審議這份報告的途中或結果之時提出與此相關的問題並認為事關重大,不可或缺,故特別在此先行交代。

 

冬瓜盅特選晚餐,39元;經典焗猪扒,29元;咖哩猪扒飯,20元,加汽水只需另加3元;排骨飯,20元,廖廖可數的不跟飲品系列之一;黃花魚套餐,32元;另外還有供喪失了飲食興趣人士的燒味飯系列,價錢中等。

 

由於當晚本人亦於上述餐廳晚膳,故曾對餐單水牌加以留意,惟因並非筆錄,資料容或有誤。如諸君認為需要詳細之資料,本人定當即時送上。而基於事實的判斷,本人認為冬瓜盅特餐之資料特別需要注意,故特詳述如下:

 

冬瓜盅一客,內有湯及可供食用之瓜肉,有一瓜帽作蓋上枱,另配飯一碗,茶一杯,油菜一碟,是為一餐。照理已能提供正常成年人消耗一個無事可做的晚上所需之能量。

 

列位英明先生女士,憑常識我們知道,冬瓜盅之為物,實乃提神消暑止渴解毒之用多於填牙祭肚醫餓療飢之選,食者可按一己之所需,刮食瓜肉,啜飲湯水,雖未必定能增加閒談的雅興,惟斷不可虎咽狼吞,以求速食。

 

現於上述食肆之內發現之目標女子食用上述之冬瓜盅作為晚餐一事有如下特別現象需加陳述:

 

該女子年約40,十分瘦小,手臂骨露,面容憔悴,神情驚惧,進食期間,以超常的專注集中在分期一桌食物之上,惟效率並不令人滿意。手部經常徒勞地來回擺動,讓人以為她在一個龐雜的工地調度各式裝備和人馬,而場面看來並不十分順利,她自始至終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顯示她對自己的決定並無太大的把握。

 

如是,像任何一個對付晚餐的人一樣,她付出了若干並不太短的時間之後,急急忙忙地離去了。過了好一會兒,店中的服侍員本想執拾她的枱面,卻發覺食物仍然很多,是以竟然不敢貿然清理,冒著被經理斥責為懶惰的危險而撒手不理。

 

這時,一個小胖的女孩未知是否尚未進食或對殘餘的食物有種什麼特別難解的感情,她二次走到上述女人之剩飯前細細察看,雖然最後她並無任何特別行動,例如用手去掏或用鼻去嚊,據我持續的觀察所得,該女孩最後沒有晚餐,只喝了一杯果汁而已。

 

特此向尊敬的社會科學院先生女士們報告上述事項,當晚本人進食的是一個鴛鴦肉餅飯,跟餐飲系列,意外的是飯是糙米所造,鴛鴦不明所指,味道因為忘了放醬油,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