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詩作賞7—-與NANA談情

親愛的NANA,暴雨不終朝,人生如朝露,讓我們快點進入主題吧,否則2012真的轉眼就到了。再說下去我的讀者就真的走光了!什麼?你永遠都在?別開玩笑了,NANA兄。

上回提到,我在WYZ裡其實想寫的是愛的幾種面向,簡單點來說就是eros, philia, agape, 勉強要譯的話,就是情愛、關愛和博愛。我想做的,其實是想將愛情的幻象投訴到現實之中,又或者在現實之中「透視」(借用你的詞語)出愛情的幻象。

不過情愛這回事,也和詩一樣,只有心心相印才能有所感受,多說也是無謂。在這裡我們就此略過吧。其實之後我還寫了 S 和 L, 也就是 storage 和 Ludus的觀照,其中STORAGE寫城市愛情的那種虛幻和短暫,無來由的親近和疏離,我個人覺得允稱傑作。

NANA兄,其實我絕對不是自吹自擂,不過為了平衡一下噴糞和詆毁的聲音,這是逼不得已的做法。我想起佛洛姆老師的《愛的教育》裡教導我們,一無所知的人一無所愛,知得越多,愛得越深。有些時候,我們要不愛這個那個,十分容易,但要承認自己因為無知而無愛,則是十分困難的。

不過話說回來,有一種情況倒是,有人是因為無知而生愛的。這種愛情,想起來是令人有點心酸的。

唉,NANA,你千萬別以為我在笑話那位哲學教授,其實他扮演真心膠,只是為我們提供了很多歡笑。他詆毁我的詩作,只是讓我更好地闡述箇中的深意。但有些東西,我們卻倦於自辯。

NANA, 你為WYZ提供了一個十分明確的解釋,對於讀者的理解,無疑是有作用的。但是,我卻不傾向有此解釋。本來這個題目就是一個十分明顯的標示,提醒讀者,詩是一種私人的感性,詩裡面有一些私人語碼,也就是你說的「謎」,作為讀者,最好保持距離,而作為有心的讀者,亦應該在投入尋繹之中保持客觀和敬意。

詩和愛都應該是自由的,我們不應用撲蝶捕魚的心態去看。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