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詩作賞6–與NANA談心

不見玉卿日日來,幸有子媚獨憐才。NANA兄,過獎了!

你在語言和結構上對小弟的劣作進行了深入而獨到的闡述,小弟感到既驚喜而又安慰。對你所說的,我無意反駁也不會對你作為一個忠實的讀者評論的權利和資格表示質疑,不過既然兄在最後是如此的謙虛,竟然為作為作者的小弟保留了最後的發言權,我實在不能不為那些既沒有耐心也沒有能力欣賞卻又大放厥詞的讀者感到羞愧無地了。

NANA兄,如果你願意的話,我覺得你可以在趣味性和思想性方面再作深一層的研究,相信小弟的戲作仍有不少可供玩味的地方。

“吻在胸脯/身後長出了蘋果”,我在這裡通過蘋果這個符號點明了全詩的思考性基調。大家都知道,夏娃吃的第一個蘋果,有兩種說法,一種叫”情欲’,一種叫”智慧”,要吃那一種,其實端看讀者的選擇。本來,某位哲學教授應該選擇的絕對是”智慧”,但他卻義無反顧地選了”情欲”,於是就真的墮落了,這真是陰差陽錯。

全詩如果你從”性幻想”這個角度去滿足自己的低級潛意識,無欵是會鬧笑話的。(忍不住要提一下,NANA兄你提到哲學教授由’鳥在叫”聯想到”除褲了”是廿一世紀一大笑話,其實他將”蝴蝶穿梭於陰陽兩界”想像成”護舒寶用前用後”也是自動當選的其中之一個)

其實NANA兄你也很敏感地察覺到三節詩的主題與愛情有關,當然愛的三階說無欵提供了很明晰的解釋。但作為一個闡釋者或者讀者,明晰有時也是個陷阱。我個人覺得將三節詩理解成是愛的一種必然衰死的表現太過悲觀,太命定,太老套。這不符合我的風格。

如果你相信作者原意這一套,那麼我願意告訴你,我在這裡企圖描繪的是愛的幾種面向。至於詳情,現在有點晚了,精神有點累,下回再談吧。

 

0

00

One thought on “OHCE詩作賞6–與NANA談心

  1. Pingback: OHCE詩作賞7—-與NANA談情 | ohce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