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一首贈文少哲人王

偉大而又小氣的文少,不幸的,被我禁言禁到失禁,不過這一回,是在他自己的狗窩裡,所以沒對我造成困擾。更可喜的是,文少終於聽從我的教導,不,是勸告,正正式式學人寫詩了。因為我一早說得很明白,一味胡吹什麼”我認為不押韻不是詩”根本毫無意義,只有一個詩人說”我寫詩一定要押韻”才有點意思。

不過,文少在這裡再一次讓我們看到了其人格分裂的表演,他真是口說一套,做又一套的。而且他不單喜歡空說,還喜歡RELOOP,明明開頭有點新意,看着看着都令人覺得厭煩了。唉,文少呀,9UP又怎能過日辰呢?醒醒吧。

當然,為了鼓勵文少踏出可喜的第一步,我們還是應該隆而重之的好好欣賞一下文少怎樣表現自己的詩才的:http://jonathan_sky.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296411

《詩‧狗在吃屎》
誰也沒吃過屎
別說我跟你了
但你在寫新詩的時候
我看見
狗在吃屎

而作為文少的舂心支持者,小弟不才,當然要和詩一首,好讓文少繼續有動力好好發揮:

《詩‧你要看看你自己》

你是一條魚

還活着

便是你的哲學

你是一條狗

學人寫詩

便是你的詩了

而如果你是一個人

你便應該懂得欣賞

能夠幻想

真正思想

你應該讀得懂心事

又能寫得出

奧妙

你應該有一個自由的靈魂

而不是一張噴糞的嘴

和一個套魚網的屁股

(註1:魚網屁股,化自哲人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批李天命語,他以為李天命”以蛛網捕捉風的顏貎”不妥,建議將顏貎看成是屁股。我個人認為,這個看法再一次暴露了這位哲人王有極深的性壓抑傾向,故而贈予其魚網一套讓他增添性趣;

註2:文少聲稱:我實在抱著「吾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的態度﹐把握著這次成為高級知識分子的戰略機遇﹐真心覺得新詩是件好東西﹐並且努力學習成為新詩詩人的。 終於,我們真正見到文少流露出他的野心了。唉,文少呀,以你的資質,要取代沈旭暉以至於哲人王,相信都是輕而易舉的事,的起心肝去讀番個DEGREE,好好的去背背詩韻吧,不要再吹噓自己中三畢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