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的小腳

各位同學,上文提到文少與沈旭暉和哲人王的暖昧關係,本來是很值得深入探討一下的,不過為免又八卦得罪人—-始終文少表面上大方又粗魯,其實他的心靈脆弱又敏感,兼且好小器—-所以我決定向沈旭暉埋手,尋求更高的知性高潮—-正如哲人王走去挑逗李天命一樣。

各位同學,沈旭暉教授最令一般人頭痛的是他的文字,對文字有要求的人很可能會有嚼石仔聞臭腳之感。不過當我細心閱讀過某幾位高登才子的鴻文大作之後,我倒是發現,拋棄對於文字的執着,會更有利於我們表達自己。

當然,爛撻撻的抒情,本來就是香港的傳統,或者說局限,或者是特色,或者是智慧,或者是悲劇。用廣東話說我愛你,是特別肉麻的,80年代初一套好像叫《地下情》的片子周潤發就說得很明白了。

而沈教授的特色,正正在於其不事修飾的功利主義,你看他寫文章,最喜歡POINT FORM,概念套演,好像在教書,又好像在自己記筆記。但在文字上無其足觀,在內容上卻往往叫人吃驚—-這傢伙知道的可真多!

不過問題在於「炫知」。你好比說,這篇文章,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6337.html

要釋疑解惑,整篇文章最有說服力的,其實只有一句:

近年前威海檔案局局長張建國在中英兩國查閱了不少歷史檔案,據他的官方資料,1930年也有50%威海男人留辮、50%威海婦女纏足。

然而,如果要辯明梁母是否紮腳而批評者們又是否無的放矢,沈旭暉所做的又似乎太過兒戲了,對於一個真正做學問的博士來說,我們期望更高,更有力更直接更認真的論證而不是借題發揮。

當然了,如果要求真,當然是直接求證啦。而訴諸常識的話,梁母紮腳又有何奇?你看看香港幾多女人相信性交轉運退燒就知道喇!你看看李丞責麥玲玲幾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