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詩作賞4

各位同學,雖然小霸王文少撩事鬥非樣衰口臭就大家都知,但你們須知道,我和他鬥嘴只是半真半假的遊戲,其實是頗為開心的—-當然喇,我現在發覺有我講冇佢講原來是更加開心的事🙂

老實說,我雖然經常取笑文少傻瓜蛋,其實他面懵心精扮豬食老虎本領實在高,在他身上我真的學到不少十分實用的東西。譬如說吵得面紅耳熱之際,他會突然意味深長地拋出一首莫測高深的偈語詩過你:菩提本無樹誰人在輪迴,然後回頭說:咁你都唔明。這一招真是極為殺食萬試萬靈的。

話又說回來,雖然文少經常有意無意都來吹毛求疵抽枰我,但我其實並不介意,因為正如他以抽枰沈旭暉為樂而實際上根本十分迷戀沈旭暉一樣,我相信阿文少對小弟其實是十分欣賞兼敬佩的,當然,這一個事實他是肯定會否認的,但正如哲人王所說,他越否認就越證明我說的是對。

唉,扯得太遠了,其實我是想說說我在阿根廷的網友,於是想談談「世界上另一個我」,然後我就想到了「神秘契合」這個話題。

你看,文少本身是個讀書不成的人,但他卻最看不起磚家學者,對於沈旭暉他就最關注,無時無刻他都總會抽插他一兩下才開心的。但是,根據我的觀察,文少的心智結構其實和沈博士是非常接近的。而這一點,似乎又可以解釋文少和哲人王為什麼會這麼投契。

死火了,越扯越遠添,咁搞法,幾時先入到正題呀?文少,到底你想聽邊一PART呀?

One thought on “OHCE詩作賞4

  1. Pingback: OHCE詩作賞7—-與NANA談情 | ohce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