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CE詩作賞3

各位同學,如你仍沒有轉台,相信你是應該比較懂得欣賞小弟的,因為一味想唱衰我的哲人王和文少已經被我暫時取消了發言權,現在是我正式表演的時候了,你可以透過你自己而不是人家的眼來看,來看真相而不是看熱鬧。什麼?你是來看我怎樣自圓其說的?come on, 不要浪費你的時間了。

話說回來,文少這廝雖然喜歡牆角痾尿到處噴糞,往往令無知的讀者分散了注意力,看不到小弟妙作佳處,不過其實我並不怪他,因為有充份的證據顯示,他是分不清口部和肛門的作用的,其實他是有苦衷的。至於哲人王,老實說,我覺得他是越陷越深了,人性的醜陿越露越多,唉!

所以說,我禁止他們發言其實是為他們好,我真的不忍心我一度十分欣賞的兩位霸氣十足的人物墮落、不堪。

或者有人會說,小弟我一向溫文爾雅不拘小節,為何突然又大動肝火幾乎爆粗呢?那不同,因為我一向是一個俗文學的學好者、研究者以及實踐者,而我的發怒,一向都是雷霆之怒。而絕非荒言老師發老脾之舉也。

好了,言歸正傳,為了讓相信我的讀者一個交待,好歹我也是要好好說清楚前述的詩作賞析的。我的這位阿根廷網友,幾時前以詩相知,如果這個世界有一樣野叫做”世界上的另一個我”,那麼他就是這個人了。聰明的讀者肯定知道我的這位NANA為什麼住在阿根廷了,一定以為我在抄王家衛了,不,我最討厭王家衛,而我的這位網友不是住在布宜諾斯艾里斯,他住在胡胡伊省,阿根廷西北部,他從未想過要去大瀑布,他不是搞基的。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OHCE詩作賞3

  1. Pingback: OHCE詩作賞7—-與NANA談情 | ohce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