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Z

W

陽光透背

在草地上,影子沉默

坐得夠久了,心已經暖起來了

讓我們走吧

雙手在搖晃,鳥在叫,風吹入樹林

往那邊走,綁紅絲帶的地方

是這裡了

吻落在胸脯

身後長出蘋果

Y

生活養料不足

愛情也萎靡不振

如何增加情趣

試試角色扮演如何?

試試白衣天使?

那麼你是個病人?

是的,快來和我檢查一下

那你到底有什麼問題

雙眼總是看見很多幻影

那是你想像力衰竭的徵象

我總是不能確定自己是誰

假裝你知道,假裝你十分清楚,假裝你非常篤定

是的,護士,我可以假裝,但是你的頭呢?

Z

在餐廳

一個跑龍套演員

在揣摩他的角色

他參演過極為賣座的電影

沒得到實利

卻學懂了專業

此刻他在演練的是一場在動物園的群戲

獅子狐狸老虎猩猩狒狒熊猫以至豬狼鷹鷲

吃了神秘的藥神秘地統統有了人的智慧

紛紛為了自由在搖籠子

終於作反了

人群喧巴嘈閉雞飛狗走

一片末日驚惶

他逆人流而上

滿臉憂戚又神情堅定

神聖的時刻來臨了

漫長的等待過去了

是他的登場的時候了

是他作為一個英雄的時候來了

他拿着筷子在他的盅頭飯上猛舂

猛舂

猛舂

他呼喊着一個神秘的名字

那肯定是一個屬於女主角的名字

但是

這套戲沒有女主角

 

 

 

66 thoughts on “W‧Y‧Z

  1. 我想問﹐近期香港出左咩問題呢﹖
    星爺去撐唐英年﹐你就走去撐梁振英
    巨聲3好揀唔揀﹐揀出個廖sir
    哲人王唔講哲學﹐轉行講文學
    連你都唔執輸﹐學人寫新詩﹖你無病呀嘛﹖

  2. 當然﹐用筷子不斷猛篤盅窩蛋牛飯﹐仲要猛毒猛篤
    實在太有詩意啦﹐完全符合所有新詩的特質la(爆)
    唔信﹐你問哲人王呀﹖
    佢一定會話你寫新詩㗎(閃)

      • 王蛇
        你講李怡講到冇左影我都算喇
        宜家仲話我的詩差?
        咁即係擺明挑逗我架即?

        依勻係你老本行了
        你快點和我說清楚
        點差法先?

      • 我都話gala﹐王sir實話呢首係新詩啦﹖(笑)
        至於寫得好唔好﹐學神州話齋﹐呢D野各花入各眼啫
        雖然我都唔知佢寫乜春﹐但係內容豐富﹐有cosplay﹐又有盅頭飯﹐幾有意境啊(爆)


      • 係咪詩輪到阿王蛇話架咩
        佢話係同唔係根本唔代表任何野
        可憐阿文少就咁俾哲人王點化左,唉~~~

      • //你講李怡講到冇左影我都算喇//

        – 你那種筆法,很難跟你正經討論問題,不如慳番啲時間。

        //你快點和我說清楚
        點差法先?//

        – 直露無味。

      • 別玩啦!我的筆法是我自己的事,你係唔需要學,亦都學唔泥!用番你的學者風格就OK的了。不要諸多藉口了。答一句你看出我為什麼扯火不用你多少時間。

        慳番D時間?君不見文少的反駁麼?個人覺得這種說法真是有點自大!哲人王呀,不要告訴我你的時間比我的寶貴,不要用霸氣取代論證。

        直露無味?真慳時間。

        我不反駁你,我只想挑戰你,你肯定你已看懂我寫什麼了麼?

      • //你那種筆法,很難跟你正經討論問題,不如慳番啲時間。//
        哲人王﹐你無事呀嘛﹖
        你竟然諗住同ohce老大正經討論問題﹖
        你不如教隻惺惺講粗口好過啦﹖(閃)

        //直露無味。//
        你又唔啱啦﹐話人寫得差都算啦﹐你仲要連露毛同滷味都出埋!(爆)
        我完全唔知佢講乜春﹐無厘頭鳩﹐你竟然話佢直露無味﹐唔通我境界真係咁低﹖

      • //文少,你有前途,一眼看出那四字評語裏的玄機。//
        王sir﹐我係咩出身的﹐神州時常提住晒啦~~
        我由朝到晚都講粗口﹐連我條女同我傾偈都有粗口
        對粗口點可能唔敏感先﹖(串)

  3. 喂﹐你唔好又發爛渣先得㗎﹖
    我已經講過好很多次
    我用詞好很小心的
    你睇我原話﹐我係質疑你「學人寫新詩﹖」
    由頭到尾﹐我都無話過你呢堆東東究竟算唔算係一首新詩嚟㗎wor﹖(怒)

    咁之後你又認屎認屁囉﹐我咪順水推舟將個波掟比哲人王囉﹖
    我點估會到哲人王個人咁直接
    會話你係首新詩﹐但寫得好垃圾先﹖(爆)

    • 你呢點要講清楚﹐我由頭到尾
      都仲係堅持「詩者﹐韻文也」呢個基本論點
      兼論新詩而家無準則亂咁來﹐質素參差不齊
      仲話明新詩再咁落去﹐只有死路一條
      我何來認低威先﹖
      至於無新意﹐
      你連話人無新意呢個point﹐都係跟我口水尾㗎咋!
      你有資格講呢句說話咩﹖(爆)

  4. //不要告訴我你的時間比我的寶貴,不要用霸氣取代論證。//

    – 我只是解釋為何不跟你討論下去,不是論證甚麼,只要有理由便成了。我只是說不想浪費時間,沒有說我的時間比你的寶貴(雖然我有的懷疑事實是如此)。

    //答一句你看出我為什麼扯火不用你多少時間。//

    – 哦,你只要我答這問題,那就易辦了。你扯火,是因為:
    (1)你一向不喜歡李怡的觀點。
    (2)你認為李怡那篇文章的講法沒有充份理據,卻又裝作很客觀提出論證的模樣。

  5. 嗯,誠實對學者來說始終是重要的,雖然會有可能曝露某些令人失望的真相

    希望你沒有因為某些原因改變了你的說法吧,因為在我看來,你看出的令我扯火的原因是在表達對我的肯定

  6. 當然喇,你認為我認為什麼我從來不會理所當然當你對的
    你可以把我想得有深度一點
    這樣會把你的時間值提升的

    話說回來,你看清楚我寫的是什麼了嗎?如果你認為我扯火是因為這兩個原因,我會認為你是在讚同/認可/肯定我的扯火—–這不代表我認為你以為的是對

    • 嚇?你唔係咁都睇唔掂呀馬?
      你要說喃嘸,你這句”如果你不知道我是否認同你扯火的理由,又怎知我肯定你的扯火?”更像是喃嘸啦 (爆)

      簡單點說吧
      1/ 我不是”知”你,我是客觀認為你在肯定我扯火
      2/ 你給出了兩條你認為我扯火的合理的”理由”,除非你認為這根本不是”理由”,而且是具有十分明顯的反諷效果的”非理由”?

      再簡單點:
      如果你認為我扯火根本不合理,給我找這兩個理由幹什麼呢?

    • ohce老大﹐你呢鑊真係有少少打橫嚟wor﹖
      知道你扯火的原因﹐同認唔認同你扯火的原因﹐係兩回事。
      理解係一個概念﹐認同係另一個概念。
      例如你老婆成日諳噚你﹐所以你扯火﹐之後仲打你老婆
      我會明你點解扯火同打你老婆﹐但唔代表我覺得你打你老婆無錯呀嘛﹖

      • 王蛇
        現在我開始懷疑你的誠信了
        你撫心自問,當你那時說”我的確看不出李怡這篇文令人扯火之處在哪裏,卻看出令你扯火之處在哪裡。”
        你是在說你現在說的那兩個理由?
        第二個理由根本是你看了文少讚同我才轉軚的吧?
        記得你之前是怎說嗎?

      • 喂,依家兩師徒聯手圍攻我咁話啦?
        文少呀
        你在江湖打滾咁多年
        點解仲可以咁天真架?
        你睇清楚D先
        唔需要咁快歸邊投營的
        如果我說我看得出你點解某一晚扯火打你女友
        然後你問點解
        我答你
        1/你一向對她有偏見
        2/你認為她要你娶她沒有充份理據
        那麼,你認為我在指責你因為你心裡有另外一個嗎?(爆)

      • 兩師徒這麼厲害添呀﹖我連中三都未畢業wor(爆)
        我只係針對認同和理解這兩個概念不能混為一談來說的
        但平心而論﹐我其實不認為王sir真正了解你扯火的原因
        我認為﹐你扯火的原因﹐是李怡寫了一篇劣質膳稿(笑)

        所謂劣質膳稿﹐就如同TVB飲食節目入面﹐叫條女跟肥韜食豬油撈飯
        明明食到眼癱癱﹐但仲堆砌出一個假到無朋友的笑容﹐然後大叫好好食。

      • 你個人真係唔科學
        我有件女﹐人地又有老婆﹐點一對呀又﹖
        你比人飛唔開心﹐我知﹐但你唔可以見人地兩個麻甩佬好傾少少
        就當人係基先得㗎﹖

  7. //你撫心自問,當你那時說”我的確看不出李怡這篇文令人扯火之處在哪裏,卻看出令你扯火之處在哪裡。”//

    – 「令人扯火之處」是指客觀的理由,「令你扯火之處」是指你老哥的個人理由。我說的(2),是「你認為…」,我沒有說同意,何來轉軚?

    • 怪我春事呀﹖
      我由頭到尾講你首《蘋果護士篤篤篤》的
      係唔知點解你地又無神神拎返李怡份膳稿出來講咋wor~~
      好明顯﹐係因為哲人王睇完你首詩﹐搞到條脷無味(爆)
      所以要換重口味來刺激返個味覺啦!

  8. 《W‧Y‧Z》試析:

    這首太長,不逐句解了。很明顯,這是描寫你的性幻想,題目也暗示了:WYZ,即是欠了X,你沒有X久矣,難免性幻想,想得太多,因而成詩。

    先幻想打野戰(W):先叫對方用手(「雙手在搖晃」),你立刻便「鳥在叫」,已脫褲了,於是有「風吹入樹林」的感覺。那東西已紮了很久沒用,像給紅絲帶綁住,現在自由了!你得寸進尺,要人家用口,還興奮地說「是這裡了」;她先「吻落在胸脯」,再俯身下去,從你的角度看,她「身後長出蘋果」,又大又圓渾。

    再幻想制服誘惑(Y):因為「生活養料不足 / 愛情也萎靡不振」,惟有玩玩「角色扮演」來「增加情趣」。你要那女的「試試白衣天使」,她竟蠢到問「那麼你是個病人?」,你一聽興奮,立刻說「是的,快來和我檢查一下」。幻想到半途,你忽然驚覺自己有「想像力衰竭的徵象」,「總是不能確定自己是誰」(究竟自己是病人還是護士?)。你不停對自己說「假裝你知道,假裝你十分清楚,假裝你非常篤定」,終於確定幻想自己是病人,可惜你的想像力真的已衰竭,已幻想不出那女護士的美貌模樣(「但是你的頭呢?」)。真失敗!

    最後竟然變態到幻想人獸交(Z):頭幾句隱喻你是一間大公司裏的小職員(或許是你幻想的角色也說不定),經常被上司 X,所以「學懂了專業」,就是低聲下氣給人 X。然而,你始終是人,要發洩,渴望有「作為一個英雄的時候」。這回你的想像力夠豐富了,竟幻想自己用性來制服變異了的野獸,成為英雄。不過人獸交實在太嘔心了,於是你在幻想上再幻想,一方面當自己是「拿着筷子在他的盅頭飯上猛舂」(這是物化),另一方面想著跟一個女人在做(這是人化)。可惜,你心裏還是知道,你幻想的是人獸交,因為你始終知道「這套戲沒有女主角」。好複雜的心理啊!

  9. 話你kai真係kai﹐古語有云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啊!
    你明你點解無朋友la﹖
    你kai到無朋友啊!!!

    至於神州公唔公正…
    我想話﹐我有話過神州唔公正咩﹖(爆)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