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文系】李怡真是豬屎

李怡白痴就人人都知,冇想到他低處未算低,真是豬屎一樣。以下這篇文章真是睇到我爆粗,點解李怡可以咁低能架?

看題目已經是老掉牙,將唐英年和梁振英作擬物處理,所謂一個蠢一個奸,寧可揀個蠢,這是一種流行的愚民說法,對大眾思考一點幫助都沒有。

不過始終想看看李怡對梁振英的”奸”有何新論述:

撇開疑似共產黨員這一點不說,狼非常工心計。長期以來,他對任何重大議題都言辭閃爍。他說過「 N年都不選特首」實際上是處心積慮等待時機競逐特首。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多年,對種種行政錯失,他似乎都沒有責任。明明八萬五與他有關,他說是集體決定。在有意參選特首之後,更不斷批評政府來爭取對政府不滿的廣大市民支持,而故意不提他自己是施政團隊的重要一員。若一個人對自己所任的職務欠缺起碼的忠誠,對錯失也只會聰明卸膊,我們又如何相信他擔任特首這新職會盡忠職守呢?

唉!全是舊屁!我對這些說法是全不買帳的,八萬五有什麼問題?說是集體決定又有何問題?難道唐英年有為8萬5承擔責任嗎?批評政府,我只是覺得他提供了一個指標,說明政府是多麼的爛。”施政團隊的重要一員”?咪玩啦!行政會議召集人?打電話叫同事開會架咋!曾蔭權作為政務司司長,都可以淪為掃街大隊長啦!施政團隊的重要一員?!其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的,難道那就叫做”忠誠”?

你要撇除能力不談,行,你要拿”忠誠”來說事,行,大家來下注吧!我相信再來一次六四,我相信梁振英比唐英年比其他任何候選人都會更”忠誠”於香港。因為起碼,我相信他當年熱血過、義奮填膺過。

不過以上也只是李怡襲承大眾之見又要向大眾開示,拾人餘唾鵝鵡學舌,最令人神共憤的是他的獨家分析:

數天前,唐梁二人同時出席一個「房屋政策前瞻」論壇,梁在論壇中用樓宇空置率、私樓租金趨勢等數據分析房屋問題,唐指社會現時已清楚了解房屋問題所在,毋須太深入分析,政府在執行政策上只差社會共識,「我們需要在社會擅於與各界溝通的人,為共同目標努力」。梁則表示社會共識永不能取代領袖的價值觀及領導能力,如我們坐在這裏追求完全共識,土地只能曬太陽。這個對話,顯示兩人的基本施政理念的分野:唐重視與社會各界溝通,而梁則主張領袖的強勢與能力。從梁曾參與八萬五建屋設計,他又在兩年前就提出復建居屋,他主張訂立最低工資,他顯然是主張「大政府」大有為地干預市場的。而唐在他的財政司和政務司任內,至少做過廢除遺產稅和先削減後廢除紅酒稅和啤酒稅這兩樁大事。前者使香港成為亞洲第一位的資產管理中心,後者則使香港成為亞洲的紅酒貿易中心,這兩個減稅的大動作,大大提升香港的競爭力,也延續了香港的「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發展傳統。

如果說唐英年是豬,這個李怡真是豬屎了!唐英年出席論壇,人家地頭又不知,又沒準備,正式吊吊FING來論大事,結果出醜出到腳指尾!他說什麼鬼“毋須太深入分析””因為大家都知問題係邊”,其實只是遮醜的鬼扯,因為當日人家梁振英有備而來,有POWERPOINT,數據齊備,而那個唐英年就低能到爆,事後竟可以說不知那裡可用投影器,你說搞不搞笑?低不低能?

連蘋果也說”cy串爆傻仔”啦,而這個李怡,卻竟然卻根據唐英年避重就輕的遮醜語推論出他的”施政理念”出來,“這個對話,顯示兩人的基本施政理念的分野:唐重視與社會各界溝通,而梁則主張領袖的強勢與能力。“唉!你說是不是痴乜線?

而最勁爆最勁爆的,當然是這一句了:

而唐在他的財政司和政務司任內,至少做過廢除遺產稅和先削減後廢除紅酒稅和啤酒稅這兩樁大事。前者使香港成為亞洲第一位的資產管理中心,後者則使香港成為亞洲的紅酒貿易中心

我真係想將李怡塞番入去唐英年個屎眼呀!

 

 

 

蘋論:在豬與狼的兩難選擇中,還是豬好些

2011年11月19日

特首跑馬仔展開,前天唐梁二人爭相表示月底宣佈參選,至此唐梁競爭之勢已成。筆者曾力主最適合人選的曾鈺成看來無參選意願,范太已表示避選,有可能參與競逐的只有葉劉淑儀。葉太在外傭官司上再次恐嚇港人有大批外傭居港搶福利,因而使她在立會議員中民望居第一位。目前,排除連陪跑資格都怕不易取得的何俊仁,唐梁葉三人中可能葉太民望最高,梁次之,唐居末。
但在這小圈子選舉中,民望只是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所說「還是可以的吧」就行了。若真以民望來取決,那就是普選了,那麼此三人都顯然不及格。筆者說過,這次特首選舉,香港市民的命運,誠如馬克思所描述的雅利安的驢子:不是在兩頓乾草中選哪一頓較好,而是在兩陣棒打中選哪一陣較輕。網上有人說:「情況已經變成你選一頭豬還是一頭狼的兩難。我不明白為甚麼這樣的制度可以被誤當作『選舉』。」
如果一定要選一陣較輕的棒打,選哪一陣?
筆者認為,最不能選的是葉劉,她在 1999年就編造了有 167萬內地人會湧來香港的謊言,由當時的特首不顧基本法的規定,向人大申請釋法,開始犧牲香港的終審權,也開了釋法的先河; 2003年她強推 23條立法,意圖迎合中央犧牲香港人的自由;現在她又以會有大量外傭及其家人湧港,再次要求人大釋法。她是港人中最會為自己的權位而犧牲我們傳統價值的自由、法治的一人。但最新的外傭官司敗訴,已證明所謂大量外傭獲居港權之說的荒謬。她的釋法之說也不見提了。她的參選意願似也不高矣。
剩下是在豬與狼之間選擇。
撇開疑似共產黨員這一點不說,狼非常工心計。長期以來,他對任何重大議題都言辭閃爍。他說過「 N年都不選特首」實際上是處心積慮等待時機競逐特首。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多年,對種種行政錯失,他似乎都沒有責任。明明八萬五與他有關,他說是集體決定。在有意參選特首之後,更不斷批評政府來爭取對政府不滿的廣大市民支持,而故意不提他自己是施政團隊的重要一員。若一個人對自己所任的職務欠缺起碼的忠誠,對錯失也只會聰明卸膊,我們又如何相信他擔任特首這新職會盡忠職守呢?
香港將面臨經濟逆轉,新特首會如何應付?
數天前,唐梁二人同時出席一個「房屋政策前瞻」論壇,梁在論壇中用樓宇空置率、私樓租金趨勢等數據分析房屋問題,唐指社會現時已清楚了解房屋問題所在,毋須太深入分析,政府在執行政策上只差社會共識,「我們需要在社會擅於與各界溝通的人,為共同目標努力」。梁則表示社會共識永不能取代領袖的價值觀及領導能力,如我們坐在這裏追求完全共識,土地只能曬太陽。這個對話,顯示兩人的基本施政理念的分野:唐重視與社會各界溝通,而梁則主張領袖的強勢與能力。從梁曾參與八萬五建屋設計,他又在兩年前就提出復建居屋,他主張訂立最低工資,他顯然是主張「大政府」大有為地干預市場的。而唐在他的財政司和政務司任內,至少做過廢除遺產稅和先削減後廢除紅酒稅和啤酒稅這兩樁大事。前者使香港成為亞洲第一位的資產管理中心,後者則使香港成為亞洲的紅酒貿易中心,這兩個減稅的大動作,大大提升香港的競爭力,也延續了香港的「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發展傳統。

唐英年過去一段時間,在鏡頭前的言辭、表現,確實頻出笑話。說他似豬也沒有錯。但豬其實並不蠢。唐在回歸前曾被委任立法局議員,後又從功能組別參選立法會,自 02年任工商及科技局局長至今,已在政府任高職 9年了。任立法局期間,他多次與勞工界推動有關勞工的法案。他有願與人溝通、不會獨斷獨行的長處。比之言辭閃爍,又從無擔任過立法會議員也沒有在政府任職過,卻胸懷大志要不理共識、只講強勢領導的梁振英,他應該較能堅持香港的傳統價值。而梁的「改變」使人擔心會不會把香港過去成功的價值觀改掉?
在豬與狼之間選擇,豬雖賣相不佳,也會鬧笑話,但還是善良些,而且也不是真的蠢。

54 thoughts on “【奇文系】李怡真是豬屎

      • 李怡說得有點道理,只是過份簡單。我相信梁振英比唐英年有才能得多,但他城府深,自視高,有過強的領袖意識,是能載舟亦能覆舟那種人。唐當特首會是一個甚麼局面,很容易估計;梁當特首,你就要當買大細。

        不過,我那留言的意思不過是:你批評李怡和捧梁振英都太過了。

      • 你對梁振英的評語挺好,其實我挺同意
        不過我有個疑問—-也就是一直以來的疑問—-佢點城府深?當大家都輕易地看出他自視高/想當領袖的時候,他有幾城府深?兩者是不是有矛盾?是不是不像唐英年曾蔭權那麼白痴不能自制的就叫城府深?
        你對局面的判斷也挺具啟發性,不過容許我問得清楚點:”當買大細”是不是又是陳景輝之流說的”假如今日又再發生六四,佢會….”這種看法?又,唐當特首的局面,其實王SIR是怎樣的估計?🙂 最重要的是,如果俾你買,你買唐還是梁?
        最後
        李怡說得有點道理?道理在哪?

    • 我反對你的說法﹐他不是對李怡有偏見﹐他抽插的正是李怡文中的所謂論證過程太兒戲﹐根本同某些左報評論一樣﹐純粹為政治服務。
      又﹐我贊同李怡是在愚民的﹐那些所謂論點只不過在掩飾他的真實想法﹐及其政治意圖。
      我認為﹐在梁唐之爭的問題上﹐還是陳大文比較坦白。(爆)
      又﹐我不贊同李怡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如用狼豬作比喻﹐梁振英比唐英年更似豬。(再爆)

  1. //當大家都輕易地看出他自視高/想當領袖的時候,他有幾城府深?兩者是不是有矛盾?//

    – 城府深的人,經過長時間和做出一番動作之後,是仍然可以給人看穿的。所以,沒有矛盾。

    //”當買大細”是不是又是陳景輝之流說的”假如今日又再發生六四,佢會….”這種看法?//

    – 買大開大:梁振英真的想為香港做點事,亦有能力比董建華和曾蔭權做得好,在聽阿爺話的限制內令香港在經濟、民生、和政治方面都明顯改善。

    買大開小:梁振英只為滿足一己權慾,罔顧港人利益,壞人做壞事,把香港弄得更糟,在各方面都實利。

    //唐當特首的局面,其實王SIR是怎樣的估計?//

    – 和曾蔭權沒兩樣。

    //如果俾你買,你買唐還是梁?//

    – 如果一定要揀,唉,我會搏一搏,買梁振英。

    //李怡說得有點道理?道理在哪?//

    – 他講葉劉就講得對,「唐重視與社會各界溝通,而梁則主張領袖的強勢與能力」這判斷我也同意。

    滿意未?

    • //如果一定要揀,唉,我會搏一搏,買梁振英。// 🙂

      其實你的解釋並不太令我滿意,始終流於籠統,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多談一點

      1/城府深有沒有定義?點解你會覺得梁城府深?我很不滿意包括梁文道也喜歡以這種模糊罪名去指責人
      2/何謂//梁振英為滿足一己權慾,罔顧港人利益,壞人做壞事,//? 可否舉例言之?
      3/ 唐當特首和曾蔭權沒兩樣? 唉!第一,我沒這麼樂觀,第二,和曾蔭權一樣已經很差.梁振英表達了這種”焦慮”—-浪費的焦慮
      4/ 李怡說葉劉說得對基本上不能證明他有道理,也不能證明他不是個白痴(爆)。其實他實際說的什麼令你覺得有理?
      //「唐重視與社會各界溝通,而梁則主張領袖的強勢與能力」這判斷我也同意。//
      唉,重點不在於李怡這判斷,而是他怎得出這判斷。
      這種判斷沒太多人會反對,同時也沒什麼洞見。
      搞笑的首先是李怡竟然用唐英年的官腔廢話得出這判斷
      接着—-唐重視與社會各界溝通—-難道這種煞有介事的結論不是叫人笑反肚麼?莫非王SIR你信?

  2. 你不滿意我也不打算解釋下去,運用時間始終是要取捨的。在這裏開開玩笑留言不怎麼花時間,但你要求的討論,太花時間,又不是我特別有興趣的題目,我不奉陪了。

    • 搞錯呀王SIR,我鋪好了下台階是為了讓你安心說慢慢說的,沒想到你即刻閃!唉!你是哲學家來的,你和葉一知荒言老師什麼鬼LUNGZUNO都大戰不知多少個回合啦,現在又說太花時間?

      老老實實,宜家咁講,係咪你所指我對李怡的偏見就是沒提及他說葉劉的那”點道理”先?

  3. 我需要下台階嗎?如果討論的是哲學、邏輯、或語文,我會奉陪到低,這題目,我肯這樣逐點答你,已很俾面。

    我說你對李怡有偏見,是因為你攻擊他多過解釋為何他的論點不合理。

    • 多謝王sir俾面🙂

      不過王sir呀,乜你唔知如果你唔係打算來開開玩笑說些和李怡差不多的官話(eg, 有點道理但太過簡單),其實我們的確是在討論哲學邏輯及語文問題的!你以為我們在討論什麼題目?選豬還是選狼?

      至於下台階嘛,我相信你和每個人一樣都是需要的,畢竟你也是人呀,總不能飛下台的嘛?我知你一向是最負責任的哦

      • //其實我們的確是在討論哲學邏輯及語文問題的//

        – 這句也是官話啦!你句句回應,就是不回應我那句「你攻擊他多過解釋為何他的論點不合理」,是避重就輕吧。

        我正寫文章回應文少的「詩者﹐韻文也」,比討論李怡梁振英好玩得多!寫文去也,失陪了。

      • 唔係你估。
        我連《強姦犯》同《一把好乳》都拎埋出來﹐你話哲人王點會唔喊停呢﹖
        再唔喊停﹐我拎埋《綿花廠》出來就唔好la~~(爆)

      • 話唔定阿王蛇好ENJOY呢(爆)
        不過我宜家明點解你女友對你咁不滿了,D好野收埋收埋俾個麻甩佬都唔俾佢

      • 不要得戚了,文少,我不想拗下去是因為知道你成見太深,一時三刻不能改變你的看法,決定改用潛移默化的方法。說直點,是我不想浪費時間。

      • 王sir﹐我在那兒何時認真過﹖(笑)
        戲言不必當真啊~~
        你要我寫一大堆歌頌新詩的說話﹐我手到拿來
        可是﹐一面倒的吹捧和托大腳﹐有意思嘛﹖有討論價值嘛﹖
        沒有我來扮反對派﹐你哪會像現在寫得那麼來勁﹖觀眾反應怎會這麼熱烈﹖(爆)
        人類就是這樣賤﹐圍觀者愛看筆戰﹐正如村童愛看鬥雞一樣…

      • 擺明好enjoy啦﹐呢頭話唔想浪費時間﹐轉頭又要寫篇論詩絕句﹐話寫七絕易wor
        佢不如話寫回文詩啦﹖(怒)
        至於D女人﹐同佢地講明星﹑講電影﹑講師奶劇﹑講名牌就話啫﹐同佢地講詩﹖
        佢地會笑你痴線的﹐尤其是我這麼靚仔﹐洗乜扮文藝青年溝女咁cheap啊﹖(爆)

  4. 李怡既文章實在不堪入目,睇都嗮氣。不是想人身攻擊,而是似乎在其妻子去世之後,詞鋒越走越偏激,毫無邏輯理論而言,論據如同五毛…記得佢最近有篇講香港醫療系統因為追求政治正確而放棄正確做法,簡直就是胡說八道,侮辱了醫生團體!

    • 他的妻子去世?死啦,我仲鬧得咁勁添……
      不過他一向是反共上腦的啦,詞鋒並不偏激,相反是刻意客觀平實那種
      其實這種風格也是很易令人扯火的

    • //押乜韻呀老細?//
      你有無聽書㗎﹖王sir話寫新詩唔洗壓韻㗎!(爆)
      況且﹐盲嘅都睇得出﹐呢首詩改編自龔自珍的《西郊落花歌》la!

      • //文學是我的本行,後來讀哲學才是轉行。寫了四篇就叫失控?//
        劇情果然夠悲天憫人﹐堂堂一個哲學教授
        竟然為咗自己心愛的女人﹐唔係﹐係新詩﹐而重操故業(爆)

        至於失控…你同ohce老大兩個都不務正業﹐晨早就失控la﹖
        講開不務正業﹐ohce老大你咪寫新詩住先﹐說好的羅力威呢﹖

      • 羅力威?冇同佢聯絡好耐咯喎
        你唔好扯咁遠啦,解決勞資問題你又話有計,解決香港貧富懸殊又話有計,唐唐做特首點對民主派有利你又話寫番篇,通通得個講字
        唉~~~~我對你真係好失望囉

      • 喂,你係小霸王泥架!咁易就聽晒阿王蛇話?失威D喎,俾D堅持我睇下得唔得?仲要老翻人家龔自珍,真是……唉,我對你真係好失望呀~~~

      • 所以話你唔識得與時並進呢
        神州大兄近期發明左兩個重大發明﹐
        一個叫「你叫我就要寫啊﹖」
        另一個叫「你估你係皇帝啊﹖」
        幾小學雞呀﹖幾無敵呀﹖簡直立直一發添啊~~

      • 諗深一層﹐唔壓韻確實係好東西來的
        寫詩只要唔壓韻﹐就寫乜春都得﹐只要係標題上加個詩字﹐就可以話係詩啦﹖
        我明明行開古惑﹐自己係個博寫幾篇抒情文
        將D句子斬開一截截
        又無啦啦可以變詩人啦﹖幾過滯先﹖
        人家話你唔係寫新詩﹐你又可以學神州無神神拎康德出來拋浪頭
        亂講一通﹐話乜春精神世界自然世界
        之後又可以老吹自己的寫作風格﹐係乜春後現代浪漫寫實主義。
        之後就可以堂而皇之﹐怒插對方唔識欣賞我D詩作啦﹖
        你話係咪勁先﹖

        至於老翻龔自珍﹐你個講法就唔正確啦
        呢D叫二次創作﹐係用解扣主義的角度﹐以龔自珍的詩作基礎﹐再重新演繹
        學沈大教授話頭﹐我為「如錢塘潮夜澎湃」呢句詩句﹐注入左第二生命!

    • //韓寒承認自己年少無知,已經和新詩和解了//
      好心你啦﹐我既然重提韓寒舊事﹐點解你又可以假定我唔知呢﹖
      不過﹐在新詩的問題上﹐他好像不是說他年少無知﹐而是認為文化不存在排他性。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